上萬顆圓點連成的線,不斷從全球五大洲衝向台灣。這幅看似精美的世界地圖,不是台灣的航班圖,而是洋廢料湧入你我家園的流向圖。《蘋果》調查,受全球垃圾戰衝擊,今年有超過100萬噸廢紙與廢塑輸台,但失能的政府,無視國內回收價格崩盤,底層拾荒者欲哭無淚;台灣,已淪為「世界垃圾場」。

輸台廢紙量

2017
Q1

Q2

Q3

Q4
2018
Q1

Q2
日本
77,874
美國
43,262
英國
7,476
荷蘭
6,531
愛爾蘭
254

輸台廢塑量

日本
15,902
美國
4,583
英國
4,127
西班牙
531
德國
277

單位:公噸

資料來源:國際貿易中心・財政部關稅署

中國禁廢蝴蝶效應
台灣淪世界垃圾場

文/新調查中心

今年初,中國啟動禁廢令,正式對歐美的廢紙、廢塑關上進口大門,掀起全球廢棄物出口的蝴蝶效應。《蘋果》調查,今年僅短短7個月,就有逾100萬噸、約4萬個貨櫃的廢紙與廢塑,從五大洲、86國湧入台灣,導致國內回收體系趨近崩潰;對比東南亞各國陸續反制,台灣政府反應遲鈍,得到10月才有具體作為。

為取得「洋垃圾」輸台的第一手畫面,《蘋果》前往貨櫃查驗現場,直擊骯髒、未經處理的塑膠袋,被大量從國外運至台灣;而在中部造紙廠,《蘋果》以空拍直擊一綑又一綑從貨櫃拉出的進口廢紙,揭開台灣走向「世界垃圾場」的真相。

中國禁廢大旗一揮 打亂全球回收業地景

過往被稱作「世界工廠」的中國,其實也是歐美廢棄物的最大接收國。國際貿易中心(ITC)統計,中國每年從歐美進口600~700萬噸的廢塑膠,佔全球總量的5至6成;廢紙的數量更驚人,光2016年就有2850萬噸的廢紙湧入中國,全球占比也超過一半。

然而,隨著中國往「全球市場」轉型,對環保也越趨重視,處理「洋垃圾」留下的大量污染,逐漸無法被當局忍受。2017年8月,中國向WTO遞件,並發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宣告2018年起不再接受包括廢紙、廢塑等24種廢棄物進口。

7個月抵1年!台灣進口「洋垃圾」倍數暴增

中國新政策上路後,這些來自歐美的「洋垃圾」沒有去化管道,便開始往東南亞流竄,回收處理業發達的台灣,也沒有置身事外。關務署資料顯示,累計今年前7個月,台灣進口廢塑量達24.5萬噸、年成長163.1%,並超過往年一整年總和;廢紙前7個月總量則達80.2萬噸、年增41.9%,且比2016、2015、2014年全年的量還多。

從來源國分析,無論廢紙或廢塑,皆以美、日、英為前三大進口國。其中,美國在今年前7個月,輸台廢紙總量就達33.1萬噸,年增率高達238.4%,更取代日本成為台灣第一大廢紙進口國;廢塑部分,美國今年前七月輸台量,成長率也有125.1%。日本方面,今年前七月廢塑量則是大增159.2%。

以成長率來看,三大國又以英國最劇烈。關務署資料顯示,今年前七月英國輸台的廢紙,累計進口量達9.3萬噸,較去年同期的不到2萬噸,成長387.6%,而英國廢塑輸台的成長率,也有207.7%之譜。另外像輸台廢塑第6大國的德國,今年前七月進口量,則是大增872.2%。

為查證數據與現實相符,《蘋果》出動空拍機,拍攝到大量從台中港進口的廢紙,被運送到中部造紙廠,現場不斷有貨櫃車卸下廢紙磚,堆放面積更超過4座足球場,而從紙磚的英文地址研判,應是來自美國的廢紙。

廢塑情況更是誇張。《蘋果》記者在港口貨櫃查驗區,直擊碼頭工人打開貨櫃,先是惡臭撲鼻,接著一落落的髒塑膠袋傾倒滿地。查驗人員抱怨,年初進口廢塑便明顯增加,當時就察覺不對勁,跟環保單位反應也沒用;環團痛批,政府減塑根本玩假的,一手要民眾不要用塑膠袋,另一手卻讓業者不斷進口廢塑。

國內回收系統崩壞 財團爽進口、拾荒者垂淚

洋垃圾大舉襲台,更讓國內回收體系趨近崩潰。以廢紙為例,過往台灣紙廠每年採購的國內、國外廢紙,比例約4:1;然而,當進口的廢紙量不斷增加,壓縮的就是國內廢紙的去化量與價格。

《蘋果》走訪各地回收場,處處可見廢「紙山」林立,像位於高雄的一間廢紙回收場,現場堆滿超過100捆廢紙磚,業者嘆:「積了2000噸出不去!我不明白,台灣的垃圾都處理不完了,卻還進口國外的。」另一名北部業者則說:「現在比金融海嘯還慘,而且每天都擔心發生火災!」

從價格來看,目前國內廢紙、廢塑回收價,又以廢紙最差。去年8月,廢紙回收價還有每公斤4~5元,但到今年8月只剩下1~2元,讓拾荒者苦不堪言,一名基隆拾荒者說:「以前撿一天能買一個便當,現在只能買一罐水。」另名高雄拾荒者則表示:「現在撿一天只有60元,日子好難過。」

《蘋果》調出歷史數據,發現台灣各大紙廠採購的進口廢紙,多年穩定維持在60~80萬噸;但去年8月中國宣布禁廢後,2017年台灣廢紙進口量便暴增至110萬噸,創近11年新高;同時間,紙廠對國內廢紙的採購,則是從2014年的301萬噸,逐年降至去年的241萬噸,來到近10年最低。

國內廢紙價長期被三大紙廠操控,回收業者多敢怒不敢言。一名童姓業者控訴:「有能力進口的廠商,背後都是財團,但生活過不下去的,卻是最底層的拾荒者!」另名回收業者則說:「7年前國際廢紙大漲,政府為紙廠利益不准回收商出口;現在國際廢紙大跌,紙廠採購便宜的進口廢紙,再來打壓國內價格,永遠都是底層吃虧!」

洋垃圾無止盡湧入 雷龍政府14個月才動作

「政府為什麼不限制進口?」這是所有國內回收業、拾荒者,向《蘋果》表達的共同心聲。然而,若從去年8月中國發出禁廢預告算起,台灣環保署直到今年的8/13才宣布修法,並預告「最快」今年10月會對洋垃圾有實際管制,等於台灣政府經過整整14個月,才真正做出反應。

事實上,今年6月外電爆出「英國廢塑輸台增10倍」後,《蘋果》就曾詢問環保署,但當時廢管處副處長蘇國澤說,業者以「產業原料」名義進口、而非廢棄物,所以不受環保署管轄,「你們應該去問工業局。」對於環境污染的疑慮,他則表示:「用錢買的東西怎麼會亂丟呢?」

然而,隨著進口廢料不斷湧入,衝擊國內回收體系,有回收業者甚至醞釀上街,逼得環保署長李應元在7/31,對外表示:「別國不要的(垃圾),我們也不會要。」兩週後的8/13,副署長張子敬召開記者會,宣布將修改《廢棄物清理法》對產業用料的定義,加嚴廢紙、廢塑的進口管制。

只是,政府宣布修法當天,不但回收業者大嘆「太慢了!」連造紙業者也高喊「不合理!」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彭元興指出,環保署欲規範廢紙「不得」含雜質,「這是世界獨有的標準,實務上根本無法執行!因為廢紙不可能『零』雜質,就像米也不會完全沒有雜質,訂這種標準到最後『訂跟不訂都是一樣』。」

慢半拍後倉促管制 學者:實務上完全不可行

「管制是好事,但是要可以執行!」彭元興建議,台灣應該參考美國廢紙(AOCC,簡稱美廢)、歐洲廢紙(EOCC)的分類標準,針對不同的廢紙訂出不同的雜質比,像台灣紙廠最常購買的「美廢11號」,雜物比就被規範不得超過1%,他說:「政府應該出面召集造紙廠、回收業者,訂出一套具『經濟誘因』的分類制度,當回收業者有誘因、有錢賺,才會確實做分類。」

對於反應「慢半拍」的指控,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並不認同,他說:「從今年6月我們知道這個資訊,到8月(修法)做公告,我必須持平講,這樣的反應已經算快。」至於修法內容與實務脫節,詹表示:「歡迎他們隨時反應意見。」有關洋垃圾導致國內回收價崩盤,他則回應:「不是這個原因,跟油價比較有關係。」

台灣工紙龍頭「正隆紙業」總經理蔡東和表示,去年中國宣布禁廢後,確實有「貿易商」進口等次廢紙,但正隆今年進口量,並沒有比去年多;因此對環保署將禁止貿易商進口,業界十分贊成;不過,有關零雜質的規範,「實務上有困難,先進國家不太會這樣規定,如果雜質比訂在1~2%,應該是可以接受的。」

蔡東和說,長年以來,國內回收的廢紙量無法滿足紙廠的生產量,因此紙廠每年都有2~3成的廢紙缺口需進口,加上外國廢紙纖維較長,國內廢紙則因循環使用太多次而纖維較短,所以生產時需添加進口廢紙作為物理補充。而這兩年進口量攀升,也與永豐餘等同業,過去一年有擴增產線有關。

-延伸閱讀-

文/林奐成、侯良儒

今年6月,「綠色和平」一篇洋廢料大量輸入亞洲的報導引發關注,環保署僅回應「進口廢塑是產業用料,業界自主把關」,強調不會釀成汙染;但《蘋果》前往港口調查,直擊從日本運來的廢塑料貨櫃,竟塞滿上萬個用過的塑膠袋,貨櫃一打開臭味隨風飄散,儼然是垃圾而非產業用料,戳破政府顢頇卸責的謊言。

閱讀全文

「1月開始,廢紙、廢塑的進口量就暴增了,跟環保署講他們也不理,這些業者從國外買這麼多垃圾,實在很離譜!」查驗人員私下抱怨。然而直到8月中,環保署才驚覺情況不妙,宣布將修法限制洋廢塑進口,但新制最快10月才會上路,應變速度比東南亞各國還慢,堪稱「雷龍政府」。

直擊上萬捆廢紙運入紙廠 赫見「加州」字樣

由於中國禁止洋垃圾,今年初起,各國將廢紙與廢塑出口至東南亞及台灣,將處理回收物的環保負擔轉嫁國外。為了解洋垃圾的影響,《蘋果》深入各地明查暗訪,拼湊出業者「優先處理洋垃圾」而政府對此漠視的失能情況。

記者前往工業用紙大廠「榮成」位於彰化二林的造紙廠,以空拍機拍下震撼的獨家畫面:一輛接一輛的貨櫃車駛入廠內,從貨櫃卸下一綑綑進口的廢紙,由堆高機接手運到存放區,等待處理。由於數量龐大,甚至堆置到廠區外的空地,粗估達上萬捆;種類單一,全是使用過的瓦楞紙箱。

檢視紙箱上的文字,清一色為英文。其中一箱寫著美國蔬果商「Pino's Produce」、地址為「加州聖地牙哥」(San Diego, CA);另一箱商標為知名巧克力品牌「M&M's」、製造地為「紐澤西州哈克特斯敦」(Hackettstown, NJ),推測一整捆都是美國進口的廢紙。

這些鐵證顯示,國內紙廠正在進口大量外國廢紙。雖然業者「在商言商」,選擇便宜貨源無可厚非,但這勢必擠壓國內廢紙的回收量,衝擊回收體系。

南北回收場廢紙出不去 2000噸囤積場內

《蘋果》探訪新北五股一座廢紙回收場,發現場內約500噸廢紙囤積;一綑一綑的廢紙堆,占滿整個回收場空間,業者抱怨:「紙廠進外國紙,限收國內紙,廢紙出不去,場內堵塞到沒有空間停車」。而在基隆深山一間塑膠回收廠,成千上百的白色塑膠牛奶瓶,堆積成一座小山,一袋袋廢塑料堆置一旁。

鏡頭轉到300公里外的高雄,一間廢紙回收大盤商,場內也堆積約100捆廢紙磚,多到超過倉庫屋簷遮蔽的範圍;「淅瀝嘩啦」,一場傾盆大雨使廢紙全部 泡水、品質變差,讓業者欲哭無淚。這名在當地經營30年的業者哀嘆:「農曆年後開始堆積,至今堆了2000噸,不得不承租另一個廠房放置。」

「紙廠無限量進口,我們自己的垃圾都處理不完了,還進口國外的。現在大陸不收了,換成東南亞和台灣收,泰國已經禁了,你看我們台灣人多笨啊!」業者批評,政府無所作為。鳳山郭姓拾荒老翁也無奈說,去年廢紙回收價每公斤4.5元,現在掉到1.8元,「撿一天只能賺60元,日子難過」。

關務署數據顯示,今年1至7月,台灣進口廢塑、廢紙合計105萬噸,較去年同期暴增1.6倍。但檢視《廢棄物清理法》關於廢塑膠和廢紙2個項目,竟沒沒有任何針對進口種類或進口商規範,僅環保署一道宣導手冊,向第一線查緝人員解釋這些都是產業用料,可以開放進口。

中央將管制廢紙進口 紙廠認為實行「不容易」

8月中旬,環保署終於有了動作,預告將修正《廢棄物清理法》,除了限制進口的廢紙、廢塑不得含雜質,更限制僅工廠可進口,貿易商不可。

然而,新制最快10月才能上路,屆時距離去年中國宣布禁令,已經過了1年2個月。如此慢了好幾拍的應變速度,已讓數量暴增的廢紙、廢塑進口到台灣。

正隆紙業總經理蔡東和表示,今年確實聽說有貿易商進口劣質廢紙,因此政府禁止貿易商進口,「這是很正確的做法。」但有關進口廢紙不得含雜質,他則說:「這是相當不容易的,先進國家不會規定完全不行,應該訂出一個允許(雜質)的範圍,因為像回收的書本,都難免會有布、膠帶、釘書針。」

環保署:6月看到新聞就反應 我們動作算快

對於外界質疑環保署反應太慢,該署副署長詹順貴表示:「我們從6月知道資訊,到8月做公告,我必須持平來說,包含我也問過跑環保線的各個記者,從他們得到的回應,(環保署)這樣的回應,已經相對來講算快了。」

但他坦承,近日環保署清查洋廢料,確實發現有些貨櫃裡的東西不是產業用料,而是垃圾,「後面的東西跟名目不符合,應該要抓」。這些洋垃圾一旦進來台灣,會產生處理成本如汙水,或是能源、電、空汙等額外問題。

詹順貴解釋,台灣是民主及自由貿易國家,不太可能去禁止紙廠進口國外品質較好的廢紙,「以紙類來說,我們訂的是希望他盡量(進口)未漂白的牛皮紙、瓦楞紙板,不要有太多雜質;這樣對3家紙廠來說,就有較高門檻。進口來源少了或成本高了,國內堆積的回收紙類,進去的空間就會提高。」

文/侯良儒、林奐成

在政府放任下,今年有超過100萬噸國外廢料湧入台灣;但必須釐清的關鍵問題是:是誰在進口洋垃圾?對此,環保署解釋,進口廢塑多是處理業者,如台灣最大再生PET造粒廠「亞東創新」,進口廢紙則以造紙廠為主。然而,進口低階髒廢料的並非這些大廠,而是成千上萬沒有工廠、且難以追蹤流向的「貿易商」。

閱讀全文

廢料以「產業原料」進口 不受列管難追蹤

今年6月,環團「綠色和平」爆出英國輸台廢塑暴增10倍時,《蘋果》就曾詢問環保署,有哪些台灣業者進口。廢管處副處長蘇國澤當時透露,包括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東創新、台塑集團的南亞塑膠,都是進口量名列前茅的廠商。

蘇國澤強調,這些大廠多是進口高品質的再生膠料,以做為後續紡織、吹瓶的原料,加上廠房本身的排污都有受政府監控,所以比較不會有環保疑慮。

然而,因為《廢清法》38條明訂,只要進口者以「產業原料」名義進口,就不算廢棄物、也不受環保署列管;所以許多自身沒有工廠的貿易商,便趁中國禁廢後國際廢料價大跌,進口大批低價、骯髒的廢塑。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孫瑋孜指出:「這些廢塑都是政府沒有辦法控管的,很有可能流入地下工廠裡,畢竟這些工廠,可能透過正常管道拿不到原料。」

事實上,據《蘋果》調查,目前許多臉書(Facebook)的塑料業者社團裡,每天都有數則兜售外國廢塑的貼文,不少還標榜 「長期供貨」、「貨源穩定」,且輸入國來源十分多元,無論是美國、日本,或是歐洲的法國、中東的阿拉伯,都有國內貿易商不惜千里進口。

今年9/3,屏東縣環保局在高樹鄉查獲一家塑膠工廠,將400噸進口的廢塑膠,非法棄置在農地上,也未向環保局提報「廢棄物清理計畫書」,依法裁罰。環保局說,這家合法工廠今年從美、日進口1256噸較低階的廢塑膠,再經過粉碎、熱熔製成塑膠粒產品,賣給其他廠商。

正隆去年進口廢紙量最多 永豐餘成長率最高

至於廢紙,則由於每年國內廢紙回收量僅280~300萬噸,無法滿足全台造紙廠起碼350萬噸的廢紙需求量,因此每年都會60~80萬噸的進口廢紙量。目前台灣三大造紙廠:永豐餘、正隆、榮成,每年廢紙進口量也是全台前三大。

根據三大紙廠的年報、企業責任報告書,正隆是台灣進口廢紙量能最大的業者,像去年就進口59.4萬噸的廢紙,較前一年增加46.3%;榮成去年的廢紙進口量為18.0萬噸、年增40.6%。而第一大廠永豐餘,去年進口的廢紙約11.1萬噸,較前一年的5.5萬噸倍增。

正隆總經理蔡東和表示,公司今年迄今進口的廢紙,沒有比去年高多少,倒是有聽說有貿易商,進口劣質的外國廢紙,再轉賣給國內回收業者。正隆協理彭木祥說:「貿易商不會去管品質,只要越便宜越好,他的利潤越高;但造紙廠不會去進口這種(劣質廢紙),因為會增加廠內的事業廢棄物。」

榮成財務長鄒永芳則說,公司廢紙的使用以國內為主,且就比例來看,榮成是三大紙廠最低的;對於去年迄今,國內進口廢紙量明顯增加,他說這當中多是貿易商操作,公司曾經與造紙公會反應,建議禁止貿易商買空賣空。

造紙公會:進口補足需求 國內回收系統未崩壞

造紙公會日前也發出聲明,表示廢紙應正名為「回收紙」,並且今年進口廢紙增加,是因為紙廠對國內的採購持平,就數字來看,今年1~6月國內回收紙收購量111.4萬公噸,比去年同期的112.8萬公噸減少1.3%;同時間,進口量為61.8萬公噸,較去年同期的49.4萬公噸、年增約25%。

造紙公會強調,業界「以進口補足需求缺口」,國內回收系統並沒有崩壞。公會強調,國際回收紙有細緻的分類,但國內廢紙長久無法確實分類,國內造紙廠「概括承受雜物衍生的廢棄物處理成本」,希望藉此機會,提高國內回收品質。

塑膠公會:不可把回收塑料、垃圾混為一談

塑膠業界也有話要說。台灣塑膠製品同業公會委員陳世昌表示,外界把可利用的廢塑料和垃圾混為一談,是不正確的。他強調,真正的塑膠產業用料非常乾淨,不用清洗即可使用;骯髒的洋垃圾,業界也反對進口。他說,業界反對「哪裡有廢棄物,就往哪裡打」,這是對於塑膠業的「獵巫行動」。

但台南社大環境學者黃煥彰認為,造紙業和塑膠處理業常釀成汙染,「你們(指塑膠業者)說台灣是循環經濟的熱點,結果變成台灣是循環經濟的傷害點。應該凍結廢塑料進口,並總量管制廢紙進口。」他強調,資源回收應以台灣本地優先,建立補貼制度並有效分類回收物。

文/陳偉周、吳宜靜

一碗清麵線,兩根湯匙,祖孫倆依偎在一張小桌子,時間停在下午3時30分,才吃到第一口午餐;54歲的張玉美,推著58公斤的資收車,沿途崎嶇的道路,如同她歷經家暴與離婚的人生;這天,路的那頭是資收站,但她拿到手只有107元。

閱讀全文

「快活不下去了!」面對崩盤的資收價格,張玉美哀嘆,以前換來的工錢仍可換一個便當吃,「我沒吃沒關係,但要讓孫子有得吃。」中國禁廢以降,政府放任百萬噸的洋垃圾進口,衝擊國內資收價,逼中盤商只能往下壓榨,像張玉美這樣第一線的拾荒者,僅僅是被犧牲的一角冰山,無力反擊。

推58公斤僅換回107元

「吱嘰……吱嘰……」承載紙箱、塑膠罐的推車,一名身形孱弱、盤著包頭背著破爛的背包老婦人,雙手拉著滿載58公斤的資收車,緊跟在後方的小男孩,吃力地推著拖車,緩緩走上坡。狹窄又崎嶇的車道,不時有公車、汽機車呼嘯而過,斜陽照映出祖孫相依為命的背影;《蘋果》在車陣之中,發現她的身影,靠著拾荒為生養大3孫的張玉美。

如同一般素人面對鏡頭難免抗拒,張玉美一開始婉拒我們的採訪,駐足在垃圾堆中,精挑出可回收的紙箱、空瓶子,挨家挨戶地央求攤販,「這個紙箱可以給我嗎」、「寶特瓶不要留給我」。提及放暑假在旁整理紙箱的孫子,這才觸動她內心最軟的那一塊,願意侃侃而談她的逆境。

靠資收撫養三孫

「我是個歷經家暴又自卑的單親媽媽,當阿嬤後靠資收撫養3個孫子,夢想是開店賣麵疙瘩。」張玉美出生基隆暖暖,是刻苦耐勞的客家人,「大兒子9歲時,我受不了丈夫家暴而離婚,獨自撫養2子,一路走來很辛苦。」張玉美描述,孫子出生後媳婦因故離家,由她身兼母職,靠著郵局打掃、回收養大孫子。

「以前1天可賺200元」

「撿回收常撿到全身痠痛,但想到阿孫們的笑容,再苦也值得。」張玉美,回想24年的資收人生忍不住哽咽:「撿回收整天,常累到頭髮也沒吹,半夜就獨自坐在沙發偷哭,自己沒吃沒關係,但至少要讓孫子們有得吃。」正在拍攝的我們,聽了都鼻酸,一旁小孫子打破沉默,湊到阿嬤臉旁低語說:「你不吃,我也不吃。」

跟著張玉美每天走的路,沿途她仍向住家討紙箱、寶特瓶,渴了就停在路邊喝水。一小時的路程,孫嬤揮汗如雨,將資收車推上地磅秤,「鏗鏘!」老闆挑起幾樣咖啡罐,才從口袋中掏出紙鈔跟銅板給她,「剛出爐的,今天賺了107元」。

祖孫分食1碗清麵線

手心接過辛苦一天的果實,張玉美臉上難掩失望,以前資收一天收入可以拿到200元。「阿孫仔餓了,要去買清麵線給他吃。」下午3時30分祖孫倆才吃午餐,分食1碗20元的清麵線,老闆客氣問:「這樣都沒有料。」小孫子懂事地答:「清麵線就有味道了。」

「現在回收價格幾乎跌到谷底,再怎麼累也要苦撐下去,阿孫仔們是我工作的原動力!」張玉美說,今年生日收到孫女生日卡片寫著:「奶奶不要這麼辛苦,要長命百歲,說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幫他們養大,任勞任怨。」這段話讓張玉美哭得唏哩嘩啦,但也讓她有力量撐起這個家。

文/侯良儒、林奐成、陳偉周

今年1月洋垃圾大舉襲台,政府放任100萬噸廢棄物進口的結果,就是國內回收體系的崩壞。像8月回收紙價,已較去年同期腰斬;過往與油價連動的寶特瓶,在油價大漲50%之際,回收價竟不動如山;而各地環保局委外的回收物,甚至發生業者因不符成本而棄標的情況,導致環保局不得不下修標價,才有人願意處理民眾丟棄的回收物。

閱讀全文

政府不理 廢紙回收任紙廠玩60年

這波「洋垃圾風暴」裡,又以國內的廢紙回收體系受傷最重。然而,許多民眾可能不知道,其實多數的廢紙,並非環保署訂定的法定回收物;目前所有的紙製品,僅紙容器有被規範應回收,其餘舉凡紙箱、報紙、雜誌、文件用紙,60年來都是照著造紙廠訂下的遊戲規則,自成一套「回收—銷售—再製」的經濟體系。

主管國內回收業務的環保署「基管會」向《蘋果》解釋,20年前基管會成立時,將汽機車、寶特瓶、電池…等沒人回收的廢棄物,編列成13類法定回收物,「紙類只有紙容器被納入,因為像紙箱、報紙、雜誌,當時已經有自有的經濟市場,不需要(政府)補貼來推動回收。」

因此,國內各大小回收業者,長久以來都是照著三大紙廠:永豐餘、正隆、榮成發出的「收紙公告」與價格,依:紙板(未分類廢紙)、清板(紙箱)、省報(挑過清板的未分類廢紙)、灰卡(灰色紙盒)、小清(無膠紙張)、紙器(紙箱剩料)等6大類,壓成紙磚送至紙廠秤重,而後紙廠會將廢紙打成紙漿、成為造紙原料。

而今年因為歐美廢紙大舉入台,造紙廠的廢紙來源增加,無需仰賴國內廢紙,所以像處理成本高的「紙容器」、「灰卡」已被紙廠停收;雜質較多的紙板、省報則被「限收」,而非像過去照單全收;目前僅雜質最少的清板、小清,紙廠仍正常接取回收商的貨。

遭紙廠砍價3成 新北回收業者:快撐不住了

「進口紙進來之後,紙廠先砍了至少3分之1的回收價!」五股廢紙回收盤商陳先生無奈說,造紙廠壓低國內廢紙收購價格,但店租、水電、員工薪水依舊要支出,導致看似偌大的回收場,每個月獲利從10萬已銳減到3萬,讓他大嘆:「快撐不住了!」

在價格之外,量也受影響。葉姓回收商告訴《蘋果》,他的回收場已囤積超過500噸廢紙,「以前有多少就出多少,但現在都要排到下禮拜了!誰願意堆在這裡?我們也怕燒起來,易燃物耶,每次聽到鞭炮聲都要出來看看。」

被問到如何解決困境?從事回收25年的他苦笑:「無解啊,大家只能同業講講(彼此抱怨),完全看政府。國外紙進來太多了,品質(纖維長度)又好;我們國內的紙一直在島內循環,纖維越來越短。這在歷史上從未發生,是很慘的年代。」

連鎖效應下,回收業者只能對第一線拾荒者砍價。《蘋果》調查,新北廢紙回收價已從去年7月的每公斤4.5元,跌到今年8月的2.3元。從事回收15年的陳先生說:「以前不會有頂讓這種東西,但是現在頂讓的回收場超多,報紙翻開,廣告區都看得到。」

脫離常規 寶特瓶回收價不動如山

儘管相對於廢紙,目前的廢塑膠回收價看似平穩,但其實也脫離常軌。蔡姓回收業者指出,以往的廢塑膠如寶特瓶,其回收價是跟著國際原油連動,「油價越高、回收價也越高,但過去一年油價漲了快5成,但寶特瓶回收價還是跟去年一樣,都是5塊(每公斤)。」

攤開布蘭特(Brent)原油走勢也確實如此。去年8月初,油價約在每桶50美金徘徊,其後在產油國合力減產的驅動下,油價在今年一度站上每桶75美元,年漲幅達50%。然而,據基管會針對寶特瓶回收商的調查,今年8月寶特瓶回收價為每公斤5元,與去年8月相同。

「現在幾乎每家造粒廠都在進口!」亦屬廢塑大宗回收物的PE罐(即牛奶罐),目前回收價約每公斤22~23元,基隆回收商蔡明鉅說:「照以前的油價,現在的回收價應該起碼31、32塊,」他表示,今年許多下游的塑膠造粒廠,大量進口歐美廢塑膠後,「就不給我們漲價,反正要賣不賣隨你。」

他再以PP(聚丙烯)為例,透露其實從5年前中國頒佈「綠籬行動」、打擊國外廢棄物走私,台灣PP回收價就幾乎沒動過,「現在PP根本出(貨)不出去,因為現在PP的回收量最多,然後政府又要禁塑。」

【環保局委外價格、新北流標】

隨著國內回收價不斷探底,嚴重壓縮業者獲利,目前連地方環保局委外的「回收物標售價」也受影響。新北市環保局循環科長蔣本芝指出,今年紙廠限收廢紙後,回收價連續下跌,導致新北有5個區域的標案,遭回收業者棄標。她說,業者自覺「越做會虧越多」,寧願被沒收80至200萬的保證金,也要認賠殺出。

她說,後來環保局重新招標,將處理費從每公斤3.3至4.2元,調降到2.6至3.7元後,才把所有標案招標成功。

基隆部分,儘管還沒遇到廠商流標、棄標,但基隆環保局透露,今年開出的回收物標價為每公斤1.01元,低於去年的1.12元,原因就在於今年國內回收物價格大跌,倘若沒有調降標價,恐將遇到與新北類似狀況,「如果未來持續低迷,會繼續影響政府標出去的(回收物)價格。」

文/陳偉周、侯良儒

中國禁廢令上路後,導致今年有超過100萬噸「洋垃圾」湧向台灣,環團斥:「處理廢紙除了耗水、耗能,更會造成空氣汙染。」學者則說,進口廢棄物將排擠國內回收量,像去年國內廢紙就少了40萬噸,「這40萬噸跑哪去哪?絕對進到清潔隊那裡。」

閱讀全文

紙業用水去年增80萬噸水

造紙業是國際公認高耗水、高耗能的輕工業,據水利署2016年報指出,造紙業每年用水量達2.3億噸、約一個石門水庫有效用蓄水量,是東部、北部工業用水之冠,全國來看則是用水第2多的產業,用水比14.5%;就單位面積的用水量,造紙業每公頃用水達1030噸,不僅在所有產業排名第1,更是電子業的5倍。

「製造1噸的衛生紙,就要耗費15噸的水,」中興大學森林學彭元興教授分析,造紙業極為仰賴水資源,1噸的文化用紙(指書籍、報章雜紙等)則需消耗10噸的水,生產1噸的工業用紙(紙箱、紙杯等)則需要5至8噸的水。

因此,當紙廠大量進口國外廢紙,加上目前國際用紙需求大好,去年生產工業紙量,相較前年增加了8萬噸,相當於額外耗水80萬噸;看守台灣秘書長謝和霖痛斥,「處理廢紙會除了耗水、耗電,過程中會更產生空氣汙染,政府怎麼可以讓國外垃圾進口,徒增環境負擔。」

紙廠偷排千噸廢水遭法辦

《蘋果》揭露台灣大量進口洋垃圾後,屏東縣政府環保局,在高樹鄉一家合法工廠登記之塑膠工廠稽查,發現該公司確實有向貿易商購買輸入美、日進口PE、PP之「廢塑膠」,從今年1月至8月止,購買進口廢塑膠高達1256公噸,已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31條及第39條規定,依法裁處新台幣6千元以上3百萬元以下罰鍰並限期清理改善。

「有些紙廠進口品質很差的廢紙,連帶產生空氣污染,引來居民抗議。」謝和霖說:「彰化一間紙廠偷排放上千噸的紙漿廢水、戴奧辛等鬧上新聞版面,除了被開罰千萬,還遭地檢署法辦。」全國各紙廠層出不窮的汙染事件,顯示造紙業對環境的衝擊。

「去年紙廠對國內廢紙的採購少了40萬噸,這些紙絕對進了清潔隊,難保不會進了焚化爐。」彭元興表示,紙廠一年採購280萬噸的國內回收廢紙,「因為分類不乾淨、品質不好,必須打85折,剩下的都是垃圾。」

看守台灣協會理事黃煥彰指出,紙業1年產生40萬噸的殘渣及污泥,常被非法棄置,又經常超抽地下水、偷排廢水,「環保署說台灣是循環經濟的熱點,結果變成台灣是循環經濟的傷害點,應凍結廢塑料進口,並總量管制廢紙進口」,認為資源回收應台灣本地優先,建立補貼制度,有效分類回收物。

國內唯一處理紙容器的連泰造紙業也指出,「若沒有妥善處理廢棄物,會破壞回收循環系統。」連泰經理連大鈞分析,例如紙餐盒上的塑膠膜,他們會進行分離再製塑膠粒,倘若少了這道手續,因塑膠膜燃點高,如果進焚化爐燒,會間接造成環境負荷。

基隆回收業者透露,「現在回收價格幾乎崩盤,很多沒有處裡的廢紙、廢塑直接進了焚化爐燒掉。」據環保署統計,台灣每年焚化爐燒掉的一般廢棄物垃圾量,平均約300萬公噸;但今年1月到3月的垃圾,比較去年同期,明顯成長了12萬公噸的垃圾。

340 化學材料製造業 每日工業用水量 資料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1030紙漿、紙及紙製品製造業 480橡膠製品製造業 230塑膠製品製造業 180電子零組件製造業 單位:噸

洋垃圾加重焚化爐處理量? 官員:沒有增加

彭元興也指出,去年台灣紙廠增加進口廢紙的採購量後,造成對國內採購的廢紙量較前一年減少40萬噸,「這40萬噸跑哪去哪?絕對進到清潔隊那裡,其中不能回收的廢紙,可能就進焚化爐燒掉了。」

《蘋果》前往基隆市、新北市環保局求證,官方回應:「我們垃圾焚燒量逐年下降,沒有增加。」但有清運業者向《蘋果》提供公文痛批:「今年新北市政府以焚化爐歲修為由,限收垃圾的進廠量,所以不是垃圾變少,是因為限量的關係,才讓焚燒量看起來沒增加。」

無論焚化量有沒有增加,但在去年,台灣的「資源垃圾」確實明顯增加。據環保署年報,去年台灣的資源垃圾量達413萬噸,較前一年增加44萬噸;但同時間,去年一般垃圾量304萬、較前年減少3百多噸,「可見進口廢棄物增加後,許多國內回收物無處去,最後都進到清潔隊。」回收業者分析。

環團籲追查國內地下工廠

「廢塑料如果流入地下工廠,造成空氣跟水的汙染,這是台灣承受不了的。」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孫偉孜指出,面對台灣進口廢塑量暴增,政府不僅不加嚴管制,更別提如何防範這些廢棄物,是否流入比合法工廠還多的地下工廠?

孫偉孜建議,政府建立一套追蹤機制,「去看看這些進口的廢塑料,是不是都到了合法的工廠。」他呼籲,台灣在推減塑政策之際,更應該適度拒絕部分的進口塑料,「像馬來西亞、越南,都開始採取一些政策,去減少國外進口的廢塑膠。」

謝和霖指出,過去接獲民眾檢舉,住家旁的工廠飄出惡臭,追查發現,這些地下廠不論是處理廢PE、PP或PVC塑膠的熱熔處理廠,僅使用簡陋的濾網,衍生空污及噪音,「若不好好管理,恐成為環境殺手。」

學者憂「燃燒雜質恐生戴奧辛」

「空氣汙染的防治設施,能否做的好?燃燒雜質的時候,可能產生戴奧辛」。淡江大學水資源及環境工程學系教授高思懷指出,廢紙做成再生紙的過程,會去除雜質和印刷油墨,因此廢水的污染量很大。而紙廠處理廢紙時,「空氣汙染的防治設施,能否做的好?燃燒雜質的時候,可能產生戴奧辛」。

廢塑方面,高斯懷指出,流入台灣的「雜項塑膠」應用價值低,無法做成產品,最後變成廢棄物,可能進到熱解廠。「熱解」(Pyrolysis)是將廢棄物燃燒,做成再生油;但是這些油品非常不穩定,「賣出去當燃料油,有辦法控制空汙嗎?」

文/林奐成、吳宜靜

「世界垃圾場」專題引發熱議,迫使環保署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副署長張子敬親上火線強調,進口的廢料是國內製造商需要的原料,「能讓牛奶瓶變垃圾桶,台灣是循環經濟熱點」。但專家痛批,循環經濟的原則是優先處理本地廢料,現在先進國家不想承受汙染而把廢料丟過來,「台灣是賺污染錢」,應該管制進口。

閱讀全文

環保署原本預告,將在10月中完成針對進口廢料的修法並公告實施,但遭外界批評動作太慢;該署檢討後,於9月初發出第2次預告,宣布加快修法時程,最快9月底就會公告管制,盼平息外界抨擊。

環保署:台灣是處理垃圾的天才 不是世界垃圾場

在8月底的這場記者會上,環保署廢管處副處長蘇國澤還表示,美國《華爾街日報》曾稱讚台灣是「處理垃圾的天才」,強調台灣不是世界垃圾場。他說,進口的廢料不會變成「垃圾」,國內焚化爐燃燒量也沒有明顯增加。

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游振偉則指出,國際品牌如NIKE掀起「綠色銷售風潮」,而台灣屬於國際供應鏈的一環,仍有用料需求;進口廢紙的有37家紙廠,而進口廢塑膠的有300家資源再生業者。但他強調,已經與環保署取得共識,將會限制髒汙及未分類的進口廢料。

針對國內有業者進口廢塑、簡單加工後又再出口,增加環境負擔,張子敬回應,跟經濟部有共識,未來若只是「低階加工」則不同意進口,「它只是簡單的把它弄清洗以後,做成原料然後賣給人家,我們不要賺這種錢」。

他坦承,進口廢料確實壓縮到國內資源回收體系價格,因此,會在修正法令中規範與國內回收體系有衝突的項目,例如禁止國外的回收雜誌進口,廢塑料也僅限塑膠製程產生的下腳料或不良品。未來,也會要求海關加強邊境查驗,若發現非法進口,會退運並處以6至1000萬元罰款。

關務署:現行廢料關稅 無法再調高

另外,環保署要求研議提高廢料的進口關稅,但財政部關務署指出,受限於我國對世界貿易組織(WTO)所承諾的稅率,廢塑料和廢紙進口的關稅,都無法再調升;要管制洋廢料進口,還是得依靠環保法規來規範。

關務署稅則法制組陳組長受訪指出,「塑膠廢料、剝屑及碎片」(關稅代號3915)的稅率為6.5%,「回收廢碎紙或紙板」(關稅代號4707)則是免關稅。關務署已去函環保署告知,這兩者的稅率,都已經達到台灣當初加入WTO時所承諾的「約束稅率」(Bound Rate),無法再提高。如果要提高,必須經過WTO同意。

專家:這不是循環經濟 是人家把汙染丟給你

然而,官方主張「台灣回收處理技術好,成循環經濟熱點」的說法,學者並不認同。淡江大學水資源及環境工程學系教授高思懷說,美日先進國家的技術更好,卻不願意處理廢料,「我們的技術會超過他們嗎,當然不會。我們的回收業者有什麼新的技術?我們很多都是土法煉鋼,用最基本傳統的方式」。

他認為,美日等國擔憂產生污染,才把垃圾往外丟,「先進國家有錢,反正我買你的產品,用完之後東西就丟給你,污染是在你那邊,製造一堆碳排放」。

他強調,所謂「循環經濟」應該優先處理本國廢棄物,「聯合國巴塞爾公約的原則是廢棄物在地處理,不要送到別的國家;我們盡量是在島內做到循環,我們自己產生的廢棄物,自己想辦法回收,而且可以循環不斷利用。」

高思懷批評,開放廢棄物進口卻沒有「政策環評」,沒有考慮對整體環境負荷的影響。「你要訂政策時要先確定,我們要處理自己的廢棄物,還是幫其他國家也處理?為什麼先進國家通通不要,丟給你呢?為什麼人家看得到後面的汙染,我們看不到?這一定有問題啊。所以最後,我們賺的是污染錢啊!」

文/林奐成

中國禁廢之後,歐美各國紛紛將廢料,出口至人力便宜且有處理能力的東南亞;今年首季,泰國進口廢塑15.7萬噸、暴增7倍,印尼則進口90萬噸廢紙,對環境造成衝擊。如此情況,令美國非營利回收業者唐諾維奇(Alex Danovitch)內疚:「美國不能出口垃圾到其他國家,那些垃圾會以更不受管制的方式處理,對他國民眾產生巨大影響!」

閱讀全文
2018年第一季
廢紙
進口成長最多國家
1 芬蘭3.3萬噸
+156%
2 捷克2.2萬噸
+156%
3 印尼90.5萬噸
+90%
4 哥倫比亞3.7萬噸
+80%
5 土耳其20.6萬噸
+67%
6 台灣34萬噸
+43%
2018年第一季
廢塑
進口成長最多國家
1 泰國15.7萬噸
+703%
2 馬來西亞31.8萬噸
+391%
3 土耳其12.1萬噸
+170%
4 台灣9.6萬噸
+165%
5 南韓3萬噸
+149%
6 越南16.1萬噸
+72%

註:僅取進口量破萬噸的國家
資料來源:國際貿易中心

不甘當世界垃圾場 中國開第一槍禁止洋垃圾

歷史上,「回收廢料」作為國際貿易商品,「輸出國」通常是經濟已具規模的先進國家;而「接收國」則是經濟正在快速起飛、對資源需求大的開發中國家。

目前作為廢料輸出大國的美國,其實在19世紀是扮演接收國,從歐洲進口回收資源,用於國內生產;風水輪流轉,到了20世紀後期,中國變成國際廢料的最大接收國。國際貿易中心(ITC)數據顯示,中國2016年進口1022萬噸廢塑,占全球總量67%;進口2850萬噸廢紙,占全球總量48%,堪稱「世界垃圾場」。

然而,2016年紀錄片《塑料王國》推出,揭露中國塑料回收的環境汙染,引發熱議。為擺脫惡名,中國海關總署在當年展開「國門利劍行動」,打擊走私洋垃圾;2017年12月31日,中國當局更啟動第一波禁廢令,禁止24種固體廢物進口,包括未分類的廢紙、8種廢塑料、11種廢紡織原料及4種釩渣。

這紙禁令對全球回收體系投下震撼彈,打亂廢棄物進出口秩序。長久以來,歐美國家製造大量回收廢料,但該國境內的業者卻無力處理;抱持眼不見為淨心態,他們將廢料塞進一箱箱的貨櫃出口。美國喬治亞大學估計,至2030年前,中國禁廢將導致全球1.1億噸廢塑膠「無處可去」,形成垃圾危機。

洋垃圾下一站:東南亞

找不到出口的洋垃圾,從年初起竄入東南亞。《蘋果》爬梳ITC數據,發現泰國今年第1季進口廢塑料,達到歷史新高的15.7萬噸,較去年同期暴增7倍,是全球進口廢塑增加最多的國家;同一時期,馬來西亞進口31.8萬噸廢塑、年增近4倍,為全球第2高。台灣年增率則為165%,全球排名第4高。

廢紙方面,印尼在沒有限制進口的情況下,第1季進口量達到90萬噸、較去年同期增加近1倍,增加幅度為全球第3多;而台灣進口34萬噸、年增43%,排全球第6多,與其他開發中國家,共同承接了國際廢紙的處理責任。

路透報導,越南的進口廢料暴增,導致多座港口大塞車,總計6000箱貨櫃動彈不得,等待處理。南部卡萊港的海關,曾在外國運來的貨櫃當中,查獲大量非法進口的廢棄家用電器。而在泰國,海關人員今年曾發現58噸的非法進口廢塑。

洋垃圾衝擊環境。今年5月,一頭領航鯨擱淺在泰國南部運河,不幸喪命。後來解剖竟發現,牠的胃中有80個塑膠袋與其他垃圾,總重8公斤,推斷就是奪命元凶。7月底,馬來西亞雪蘭莪州民眾控訴,當地35間塑膠處理廠釀成空汙,「工廠從中國輸入廢塑料,製造的空汙將會影響附近居民的健康」。

「任何國家,應該最優先回收自身垃圾」

美國「尤瑞卡回收」(Eureka Recycling)政策與研究部門副總裁唐諾維奇指出,美國缺乏回收處理業,原因是回收價無法和中國業者競爭,加上西岸出口十分便利,助長廢棄物出口態勢,「美國未能開發本地市場,也沒有要求製造業者採用更多回收物質,反而是依賴中國作為出口市場,來處理美國的回收產品。」

他說,中國發布禁令後,西岸城市多半將廢塑或廢紙,轉移出口到其他國家;其他區域的回收業者,如果找不到市場出口,就會找地方直接掩埋。他自己的非營利回收機構設於明尼蘇達州,則是提倡「零浪費」和「源頭減量」,從民眾那邊收到回收廢料後,經過簡單分類,會送往美國國內的紙廠再利用。

對於一個國家處理垃圾的態度,唐諾維奇直言:「任何國家,當然應該最優先、最大程度回收自己國家的垃圾,並把送往掩埋與焚化爐的數量,降到最小。」

為保護環境 東南亞各國祭出禁令

今年中起,東南亞各國紛紛禁止進口廢料,但台灣仍無動於衷,凸顯政府「無為而治」的荒謬。泰國政府6月下令,暫時禁止進口電子與塑膠廢料,並對全國的回收設施展開體檢。馬來西亞也在7月撤銷業者進口洋垃圾的許可,責令業者限期改善製程產生的污染;待通過檢查後,才能再次申請進口。

今年6月,越南官方表示「為避免國家淪為垃圾場」,暫停進口廢紙與廢塑4個月,並打擊非法的洋垃圾走私。越南政府更強調,「廢紙與廢塑作為生產原料的需求確實存在,但這樣(進口洋垃圾)只會造福處理廠,而非環境」,展現打擊洋垃圾的決心。

文/侯良儒、陳偉周

如果點開手機裡的APP,就可以把家中的回收物,更快速交給拾荒者,你會不會更願意幫助弱勢?傳統回收業出身的「大豐環保」,正試圖將旗下「zero zero」APP的服務範圍,從企業、民眾、整合到拾荒者,改善更多阿公阿媽的生活。

閱讀全文

從企業E化鍛鍊數位功力

有別於傳統人力密集、場地烏漆抹黑的回收場,大豐打從一開始,就選擇走不同的路。負責大豐電子商務的賴宏維回憶,大豐發展數位化的濫觴,是公司2005年進行E化時,「發現竟然沒有屬於回收業的IT系統,所以就決定自己做。」

13年來,大豐建立了公司的ERP(企業規劃系統),成為業界領頭羊;走過個人電腦(PC)、進入行動(mobile)時代,這家台灣最數位化的回收商,開始在手機平台上開發APP;只是這次他們把「使用者」的定義,從自己延伸到消費者端。

Zero Zero上線:轉動回收的線上、線下整合

2016年「Zero Zero 」APP上線,開啟大豐與消費者直接溝通的大門。在過去,雙方只有在「回收場」才有交集;但現在只要點開APP,無論民眾的廢家電、廢車,還是公司行號要銷燬文件、硬碟,都能在線上「點菜」,讓大豐到府服務。

不僅如此,大豐更在Zero Zero導入回收地圖,給想自已出門做回收的消費者,點選自己要回收的物品(如紙類、寶特瓶、舊衣服),地圖上就會秀出鄰近的回收站。如果想要等環保局的資收車,APP上也能顯示正在清運中的車輛。

下一步:拾荒者

幾乎在數位化上完成「不可能任務」的大豐,想做的事不只如此。賴宏維透露,大豐已經採購數台GPS發射器,與能裝載GPS的反光背心,未來將免費發給拾荒者;大豐的理想是,透過APP,「讓民眾提供資收物,幫助弱勢的阿公阿媽!」

只是,有關GPS的通訊費用該怎麼辦?賴宏維說,當民眾給拾荒者的回收物變多,大豐在各地回收站的接收物、收入也會增加,「所以我們就讓回收站來『認領』這些費用,並且協助阿公阿嬤來換(GPS裡的)電池。」

不甘做紙業小咖 連泰攜手瑞典業者衝新藍海

靠科技翻轉產業的不只有大豐。位於苗栗、台灣唯一紙容器處理業者「連泰紙業」,14年嗅到俗稱「利樂包」的鋁箔包處理商機,特別遠赴瑞典與利樂公司(Tetra Pak)談技術合作,學習紙、鋁箔、塑膠分離的最新科技,開創回收的新藍海。

事實上,成立於1972年的連泰,當年是從造紙起家,但後來中國紙業興起,紙業生存不易,連泰便在2004年,切入鋁箔包處理。經理連大鈞回憶,當時不少同業也投入這個領域,但2008年連泰與利樂合作後,便與對手的差距逐漸拉開。

洋垃圾推升國內鋁箔包處理量 連泰計畫擴產因應

踏進連泰1.2萬坪的廠區,一輛輛怪手來回,鏟起堆積成山的鋁箔包,丟進高溫處理鍋中,連大鈞說:「今年受到洋垃圾波及,我們的處理量每個月從2000噸暴增至5000噸。」目前廠區已擴增機具,因應處理未來激增的紙容器數量。

除了擴增鋁箔包處理產能,連泰其實在2010年,就跨入回收水泥袋、PE淋膜裁邊料、晶圓袋和紙廠廢棄物,近期更進一步挑戰的廢水污泥回收,連大鈞說,「未來計畫將(處理廢水的)氣化熱能拿來發電,達到100%資源循環再利用。」

《蘋果》揭露洋垃圾大舉入侵台灣,引發社會迴響,究竟這會造成台灣環境極大負擔,還是發展循環經濟的契機?應不應全面禁止進口?正反兩方意見,提供思考。

為他國擦屁股
污染卻留台灣
繼 續閱 讀
黃煥彰
台南社會大學環境小組召集人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

中國以維護生態環境和民眾健康為核心,從2017年底起逐步禁收洋垃圾,結果造成洋垃圾大舉進軍我國,其中不乏我國公告為產業用料,也就是進口不須許可的廢棄物,如廢塑膠與廢紙等。為此,環保署宣稱為提高我國產業用料品質,降低環境負荷,將調整廢塑膠及廢紙的輸入管理要件,強化進口物料品質管控,預告修正「屬產業用料需求之事業廢棄物」,規定熱塑型廢塑膠來源須為製造塑膠製程產生的下腳料或不良品,且不含醫療廢棄物。

然而塑膠種類百百款,即使環保署把可成為產業用料的廢塑料限縮在工業來源,其實還是開放很多廢塑料進口,且未對任一材質採取限制措施。須知,塑膠可分為熱塑型及熱固型兩大類,前者包括有回收辨識碼的1號到6號塑膠(PET、PE、PVC、PP、PS)及其他塑膠如聚碳酸酯PC等;後者包括酚醛樹脂、尿素甲醛樹脂、環氧樹脂、矽氧樹脂、三聚氰胺甲醛樹酯等。

台管制廢塑較鬆散

這些塑膠的生命周期,有的對環境很不友善,比如PVC,環保署卻未予任何管制。相對地,中國先於2017年底禁止進口生活來源廢塑料,再於今年底禁止進口工業來源廢塑料,我國管制實在相當鬆散。

石化產業雖然看來對台灣帶來許多產值,卻是以大量生產方式賺取微薄利潤,同時常伴隨環境污染,比如生產過程常排放多種有機空氣污染物,對人體危害極大;又如塑膠裡面常添加的塑化劑,會於其生命周期中釋出,再透過水體中魚、蝦、蟹等食物鏈進入人體,長期累積仍恐破壞生殖、肝、腎功能。2017年環保署委託成功大學調查河床底泥含塑化劑的研究報告顯示,塑化劑DEHP的濃度雖有下降趨勢,但DINP濃度值已與DEHP相當,形成新的污染問題。 

而廢塑膠的熱融再生過程,除了會把添加於塑膠的眾多毒性物質釋放到空氣與水體中,也會衍生許多其他污染物。而且,許多廢塑膠處理廠設置於農地上,水污與空污都會對周遭農地產生影響,難道環保署在農業區推塑食文化嗎?

此外,進口廢塑料難免有雜質,甚至分類品質低落,而這些雜質在分離後,大多進了焚化廠,致爐管腐蝕破裂,造成焚化廠頻繁停爐,不僅縮短爐體壽命,也嚴重污染環境。如環保署所說,這些廢塑膠是「進口業者『購入』作為再生塑膠粒料,這些粒料80%又轉賣給中國賺取微薄利潤」,台灣不該去發展這種為他國擦屁股卻把污染留在國內的洋垃圾廢塑膠處理產業吧? 

原生紙漿取自天然林木,所以回收廢紙來重新提煉紙漿料源,從生態保育思考為我們所樂見。然而造紙廠常超抽地下水、以生煤為燃料、偷排廢水、殘渣及污泥遭非法棄置,這些我們常關心的環境問題亦應被改善。廢紙中有10至13%的成分無法被回收,例如不易回收的紙類、膠帶、塗料、白土等,這些雜質在經過回收處理過程後,成了廢紙殘渣與污泥,台灣1年有40餘萬噸;其中有些被委外處理,而被委託的清除處理或再利用公司,為賺取不當利益而予以非法棄置亦時有所聞。

總量管制廢紙進口

我們建議政府應先盤點國內廢紙產量與造紙廠處理容量,對國外廢紙進口量進行總量管制;在質的方面則應加強細分類回收宣導,對紙容器內膜統一規範材質,拒絕不易回收的包裝材。同時,須維持合理廢紙收購價格,避免崩盤讓從事回收者生計無以為繼。

中國2019年底也將禁止以回收鋼鐵為主的廢五金電器、以回收銅或鋁為主的廢電機、電線電纜、五金電器等;相對於這些品項,我國目前只禁止進口廢電腦、廢家電及非以物理方式處理的廢電線電纜,但以物理方式處理的廢電線電纜則可進口。我們曾在台中農田,看到成堆的太空包,裡面包括電線回收後絞碎的塑膠料,摻雜許多銅粉。這些廢電線電纜的塑料,都是燃燒會產生戴奧辛的三號塑膠PVC,其後續處理或不處理,均將傷害我國環境,故應禁止進口所有含塑料的電線電纜,才是正辦。

最後,進口廢棄物應課徵環保稅,用以補貼國內回收物價格,使之維持在合理水準之上,讓國內回收體系能正常運作,才是政府首要責任。


循環經濟不應包括
有害化學物質
繼 續閱 讀
孫瑋孜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研究員

從2006至2017年,每年中國都位居全球進口廢塑料的第一名,以2016年為例,全球廢塑膠進口量為1548萬4941公噸,而光中國便進口了734萬7176公噸,進口量達全球廢塑膠進口量的47%(2006至2016每年所佔比例亦大同小異);依據國際貿易局的進出口貿易統計查詢系統以及「美國Institute of Scrap Recycling Industries(ISRI)之全球統計資料」,台灣從2006至2017年平均廢塑膠進口值排在全世界的第10名;然而與2017年台灣進口20萬2099公噸廢塑膠相比,光是今年1至6月短短半年時間便進口了19萬7159公噸的廢塑膠,直追2017年全年的進口量。顯示在今年初中國禁止廢塑膠進口後,他國銷至台灣的廢塑膠量倍增。而此現象對台灣的廢棄物管理將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塑膠廢棄物藏危機

在自由經濟的前提下,台灣進口之廢塑膠暴增為2倍,勢必對國內回收廢塑膠的價格產生巨大影響。以往國內回收系統(包括回收業者與拾荒者)在環保署基金管理會的回收清除處理補貼費率制度下,國內回收系統還能維持一定規模的「國內廢塑膠回收比率」;然而當進口的廢塑膠比之前多出1倍後,價格自然會壓低,而降低處理與生產再生粒料的業者優先購買國內回收之廢塑膠的意願。其造成後果不止回收業者與拾荒者回收某些種類塑膠的意願大大降低,在政府未規定「處理業者必須先行收購國內之廢塑膠」的現況之下,台灣原本的回收體系將面臨重大的考驗,恐將崩解。

在環保署日前擬定之「屬產業用料需求之事業廢棄物」公告事項第一項修正草案中,在「熱塑型廢塑膠」相關法案中做了若干調整,主要重點為:1.來源僅限塑膠製程所產生之下腳料或不良品;若要進口生活來源產生之廢塑膠則須申請輸入許可;2.新增材質與型態要求──輸入時僅限單一材質,比如全部為PET、PP等,或者僅限單一型態,係指瓶、膜、塊、碎片等;3.限制輸入者之資格必須為直接處理利用之產業,貿易商不得輸入。

在此草案未舉行公聽會前,筆者針對第二點有些疑慮。草案中除了只能進口單一材質之限制外,另一個可以進口之條件為「僅限單一型態,係指瓶、膜、塊、碎片等」。這要求與原法案中(以廢乙烯聚合物391510005之敘述為例)要求為乙烯聚合物之廢料、剝屑及碎片,除了少掉「廢料」兩字外,「剝屑及碎片」與草案中的「瓶、膜、塊、碎片等」之差別以及其用意為何表達不清,希望廢管處在這點能夠釐清其用意。

同時在草案中雖然將不須申請之進口廢塑膠限制在「塑膠製程所產生的下腳料與不良品」,「生活來源產生之廢塑膠」仍須另外申請,然而不論是製造階段的廢塑膠或生活來源之塑膠廢棄物,都同樣有一項令人憂心的特質。

那就是:在2017年初,歐洲及美國發現在中國製造的兒童玩具中,含有超量的溴化阻燃劑(屬於「荷爾蒙干擾素」,且會影響兒童智能發育)。而在International POPs Elimination Network (IPEN,國際消除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組織)於同年4月的一項報告指出,這些原本不會加在兒童玩具中的化學物質,其實來自中國利用廢塑膠所產生的「再生粒料」製成的塑膠玩具(包含魔術方塊、玩具車、玩具槍與髮夾等等),而溴化阻燃劑的來源便是這些進口之廢塑膠如PU泡棉與ABS(樂高積木材質)在廢棄之前因其特別需求所添加的。

全面禁廢塑膠進口

由於一些化學物質如塑化劑與溴化阻燃劑會因其需要加入塑膠產品中,而這些化學物質不論在製造階段或生活廢棄物階段,都一直存在著。因此無論這些塑膠為製造過程之下腳料、不良品,或是生活來源的廢棄塑膠,可能添加之有害化學物質都一樣存在。而草案允許製造過程之下腳料與不良品不須申請,而生活產生之廢塑膠輸入才須申請,並無法解決「毒性化學物質」在新塑膠製品與再生粒料製程之塑膠製品中不斷「循環」而損害人體健康之可能性,循環經濟不應包括有害化學物質之「循環」。

在環保署決定要逐漸減少,最後達到完全沒有「一次性塑膠」的大政策方向之過程中,台灣現存之廢塑膠依然需要有建全的回收體系。呼籲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應訂立「優先使用台灣回收塑膠作為再生粒料與產品」,或大刀闊斧地將洋垃圾進口之配套措施加嚴或甚至仿效中國全面禁止廢塑膠之進口。若無法做到,也至少必須經常性抽驗再生粒料所製成之產品中是否殘留溴化阻燃劑、塑化劑等有害物質,以維持國人健康,同時嚴格把關進口之廢塑膠品質,避免台灣成為下一個「塑料王國」。

強化循環經濟治理
因應洋垃圾
繼 續閱 讀
趙家緯
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
博士後研究員

中國於今年度生效的進口廢料品質管制,引起全球廢棄物管理極大波動。以塑膠廢料為例,其於2016年時,年進口量為730萬噸,與香港合計,佔全球塑膠廢料貿易量的三分之二。此禁令生效後,中國塑膠廢料進口量驟減為零,導致其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等國的進口量大增。依據美國喬治亞大學研究團隊推估,若中國此禁令未有調整,全球又未積極推動減塑之時,2030年時將會產生約達1.11億噸的塑膠廢料處理缺口。若無法妥善處理,不僅將造成海洋廢棄物的增加,也會因為塑膠廢料未妥善回收利用,替代原生性的石化原料,造成全球增加2億噸的二氧化碳(約等同於台灣2030年的排放量)。

恪守源頭減量優先

若要避免此現象,除應積極倡議各國限制一次性塑膠產品的使用、各國仿效日本由政府補貼增設境內回收處理設施以外,目前10大塑膠廢料進口國中,荷蘭、德國、比利時與台灣等塑膠廢料回收處理體系較為健全的國家,能否在短期間銜接中國塑膠廢料的處理缺口,實為全球能否面對此波跨國廢棄物流竄的關鍵。

在媒體大篇幅的關注此議題後,環保署提出將採取調整廢塑膠及廢紙之輸入管理要件,強化進口物料品質管控,並藉由進行物料生命周期研究,說明廢料回收可帶來的環境效益,達到加強社會溝通之目的。然而若要達到環保署所稱的「台灣是循環經濟的熱點,不是世界垃圾場」,則應再搭配「恪守廢棄物管理層級」、「同步加嚴廢料進口商環境稽查」與「循環公共採購規範」等配套政策,方能讓再生效益最大化,副作用最小化。

於本次「洋垃圾」爭議中,諸多反對意見乃是認為此舉乃是讓生產商得以藉由低階回收,規避了源頭減量的責任。故應強調台灣雖增加了可再生廢料的輸入量,但仍是恪守源頭減量優先,再使用與回收次之的廢棄物管理層級(hierarchy)。

如歐盟境內雖然有荷蘭、德國、比利時等廢塑料進口大國,但其面對中國的廢塑料進口禁令,則是將其作為推動吸管、攪拌棒、棉花棒等一次性塑膠用品限用政策的動力,亦研擬就此類產品課稅。

廢塑膠與廢紙輸入量的增加,令公眾憂心國內目前的資源回收體系是否能吸納此般處理量。以塑膠廢料為例,國內過往10年間最大進口量為22萬噸,而今年上半年已高過此量,故應就塑膠廢料回收產能進行盤點,方能說服公眾台灣是有能力妥善將此類廢料轉換為可用資源。除了隨意棄置,回收過程中的二次污染亦為台灣環保團體關注的議題。

健全二次料的市場

以廢紙為例,紙業表示榮成二林廠產能擴增乃是導致廢紙進口量大增之故。但依「透明足跡」所整理的資訊,該廠因違反空污、水污、廢棄物處理法規,被裁處1246萬元以上的罰款。當製程對區域性環境品質有此負面影響之時,實不利於就廢料回收的環境效益進行社會溝通。故應針對因中國廢料禁令,導致進口量大增的廠商,同步加強稽查頻率,方可建立社會信任。

除了污染隱憂以外,另一個面向乃是對於國內資源回收體系的影響。但對於塑膠廢料回收價格影響最大的因素,乃是低油價導致使用原生料的成本下降,削減回收料使用意願。因此藉由推動循環公共採購規範,建立健全的二次料市場,才可避免因原物料價格波動,對於國內資源回收鏈的影響。如聯合利華與雀巢等國際大企業,均已承諾將於2025年時將其所採用的塑膠包材中的再生料比例提升至25%,此舉均可確保不論油價走勢為何,塑膠廢料均有一定的市場價值。而荷蘭在其整體的循環經濟政策中,亦規範了2020年前循環型公共採購佔比須達到10%,藉此打造完整的二次料市場,提供打造高品質回收體系的誘因。 


管制進口質量
循環經濟正途
繼 續閱 讀
陳文卿
環保服務業
台灣資源再生協會理事

全面禁止洋垃圾進口其實是不可能的,因為過去這麼多年來,國內的業者早就廣泛使用廢塑膠、廢紙等進口物質為原料了,只不過不像現在因為中國大陸禁止進口,使進到台灣的數量短期內暴增,才特別引起大家的注意罷了。

以廢紙而言,國內各大紙廠使用原木漿者少之又少,絕大部分都是使用回收紙來做原料的,而國內資源回收業者能收集提供的回收紙來源有限,因此長期以來很大部分都是仰賴國外的回收料。

總量管制訂進口量

可是今天因為國外進囗量增加,相對的國內回收的需求量就降低了,連帶使資源回收業者的生計受到影響,因此讓大家質疑為何中國大陸禁止進囗卻轉到台灣來,難道台灣的水準及對環保要求不如中國大陸?其實這是似是而非的。

中國大陸之所以禁止一些國外廢棄物進口的原因是,他們的幅員太遼闊了,而資源回收的業者很多是在偏遠的鄉下地區,經常採取如2、30年前台灣慣見廉價簡陋的方法來回收其認為有價的資源,其他部分就亂丟,甚至有放一把火燒掉的情形,因此產生嚴重的環境污染。這樣的資源回收方式,所付出的環境成本與社會成本是很昂貴的。

反觀台灣,由於地狹人稠,廢棄物流向管制又十分嚴格,資源回收業者空污、水污等問題若無法過關,根本無法生存。因此如果認為中國大陸無法生存的行業卻可以轉到台灣來,則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只是因為我們的內部資源很有限,不可能完全斷絕進囗來源。

所以問題很簡單,應採總量管制方式。環保署應與經濟部配合,調查國內的原物料需求量,扣除回收量後,訂出每年得以允許之進口量。

其次是要降低洋垃圾進口對國內環境的影響,應從頭尾兩端來把關。源頭管制部分,應防止摻雜太多無法再利用物質,或再利用代價(經濟成本、環境成本)太高的廢棄物,環保署將要修正「屬產業用料需求之事業廢棄物」公告事項,要把握住此原則。而後端管制方面,要求進口的再利用業者,進來多少噸,多少噸使用於生產,剩下必須再處理的有多少及如何處理,總要交代得清清楚楚。廢紙、廢塑膠不是高價的物品,不可能有人會走私進來,因此執行上不會有太大困難。

有了嚴密的管理機制後,再回歸市場經濟,進囗廢料的業者會評估若對無法利用部分還要再付出許多處理成本後,是否仍有利可圖?就不會毫無選擇性的貿然將中國大陸不要的洋垃圾稀里嘩啦都轉到國內來了,大家所擔心的問題就不致發生了。

資源有限難斷進囗

台灣是個資源極為有限的國家,產業要永續發展,循環經濟是不能不走的一條路。但就實務面而言,台灣的產業規模(尤其是傳統產業)基本上都不夠大,要在國內自行建構封閉式的資源循環,有時確實很困難。譬如金屬冶煉業的資源再生業者、鋼鐵廠所需的鋼胚原料,以及現在全球搶得很兇的3C半導體產業所需的稀土金屬等戰略物質等,不靠外部資源循環根本沒辦法。

國內有兩個現象是推動循環經濟時經常會遭遇到的困境,第一是循環體系不完整,第二是循環卻缺乏經濟效益。前者是因回收物料的供需無法平衡所致,而後者是往往為了循環再利用卻必須再投入許多成本(如清運與分類成本),或消耗太多能源而不划算。因此,如果從循環經濟角度來看,讓適當數量國內供應不足的資源物質之進口,對於建立完整的資源回收供需系統是有助益的。而若因摻混太多雜物,導致再利用成本太高,就與循環經濟背道而馳了。因此對所謂洋垃圾不宜全面禁止,但須管制進口的質與量,才是循環經濟的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