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水庫有效蓄水量

單位:萬立方公尺

烏山頭水庫有效蓄水量

單位:萬立方公尺

仁義潭水庫有效蓄水量

單位:萬立方公尺

石門水庫有效蓄水量

單位:萬立方公尺

文/何柏均、侯良儒、林奐成

2%,這是6月初乾旱時
全台最大水庫曾文水庫的有效蓄水量
梅雨季缺水、旱季拉長的異常天氣
顯示氣候變遷不再只是南極崩裂的冰山一角
而是出現在你我身邊的真實情況
但面對極端氣候、水庫長期淤積
政府卻抱持不思開源、不使用回收水
只向天求雨的「佛系管理」
終將台灣推向「水耗竭時代」

閱讀全文
南部水命脈曾文水庫
水量一度剩2%

  梅雨遲來,南部水庫拉警報。《蘋果》與衛星圖資業者「瑞竣科技」合作,獨家取得近半年來,台灣各大水庫的衛星空拍照,發現水庫乾涸的驚人真相。6月7日這天,有效容量為45373萬立方公尺的嘉義曾文水庫,有效蓄水量僅剩1022萬立方公尺,也就是瀕臨見底的2%。透過空拍可見,整個水庫上游乾涸見底。

  供應農業的烏山頭水庫,有效蓄水量也掉到14%;位於中上游的六甲夢之湖,更出現難得一見的乾裂大地,觸目驚心景象,讓人見識大自然的威力。

  「10年難得一次啊!等於是看到內褲啦!」為了解旱情,《蘋果》走訪曾文水庫,一名台電潘姓員工,這樣形容旱象。另一詹姓員工也說:「都見底了,真的很慘很慘。水力發電就沒辦法!水力發電要有水啊,等於是靠天吃飯。」

極端氣候襲台
「沒水痛苦,水太多也痛苦」

  而在蓄水量掉到22%的台南南化水庫,一名水利工程公司協理說:「雨不來就是不來,賴神(行政院長賴清德)來也沒用啊!他6月2號來,說我們在抗旱,可是,說不定月底就在防災了,就氾濫成災了!沒有水痛苦,水太多也痛苦!」

  一句話,生動點出在極端氣候下,台灣水資源管理面對的困境。

  中央氣象局副局長鄭明典指出,由於氣候變遷,「降雨越來越不均勻,旱季越來越長,雨季來得晚但結束早。雨日變少,但總雨量幾乎不變,表示強度變大:要不沒雨,要不就下很大,對水庫是很大挑戰」。據統計,台灣年降雨日數,從百年前平均155.8天,減少到現今僅119.4天,落差達36.4天,減少趨勢明顯。

  他說,這波乾旱是因自去年9月後就沒颱風,加上梅雨遲到,拉長枯水期;今年梅雨已結束,總雨量比往年少,要解除旱象,仍要等颱風。

仁義潭蓄水量狂掉
居民質疑為何沒限水

  至於供應嘉義地區民生用水的仁義潭水庫,蓄水量則掉到20%。位於入水口的仁義潭大草原露出,成為居民打卡景點,還有附近住戶來關心。附近居民許先生說:「很納悶,為什麼沒有分段限水,這次都不停,好像水都用不完。至少先分段限,能撐較久,萬一不下雨就慘了。關心也沒用,改善的是政府啊!」

  對於旱情,南區水資源局副局長簡振源見到記者來訪,嘆了一口氣:「希望趕快下雨!」今年降雨不如預期,曾文和烏山頭水位低於「嚴重下限」,迫使台南在5月底進入一階限水。

  所幸在截稿前,南部經歷了一場西南氣流帶來的大雨,直至前日(26日)曾文水庫有效水量增至25%(編按:去年與前年同期蓄水量達80%以上),雖然稍解緊張的水情,但仍不足夠全面供應緊著而來的二期稻作用水供應,等於是更大的挑戰還在後面。

水庫淤積29%
形成淺碟效應加劇危機

  場景轉到台南白河水庫,這裡正利用枯水期進行清淤。台灣水庫泥沙淤積嚴重,可蓄水量變少,形成「淺碟效應」而加劇缺水危機。官方統計,全台95座水庫原先總容量為28.9億立方公尺,淤積量為8.4億,淤積率高達29%。

  師大環教所教授汪靜明分析,台灣地質年輕、高山多,一旦大雨來襲,土石容易沖刷到水庫;921強震後,地質再次鬆動,導致2000年後沖刷更勝以往。

  另一原因,則是上游保育地遭開發破壞。嘉南農田水利會白河工作站工作人員張順發就說:「上游開發比較嚴重,你可以看到那邊的關子嶺,上面很多都是溫泉飯店。那上游是集水區,所以水會從那邊下來。」

北部石門水庫
水位下降7層樓

  《蘋果》也前往北部最重要的石門水庫,發現水位已從滿庫的245公尺,降至224公尺,下降約7層樓高度;不僅溢洪道的結構露出水面,乾燥的河床上,也呈現蜘蛛網狀的大面積龜裂。

  「滿水位的時候,碼頭在上面那棵樹那邊。現在要滿水位,要等颱風了吧!」一名在水庫工作的船夫手指遠方,說明水位處於低點。

  6月8日,桃園地區亮起「水情稍緊」的綠燈。不過,北區水資源局副局長邱忠川信心滿滿說,「今年應該可以過!已進入豐水期,而我們有做建庫50年的大數據分析,發現豐水期的降水佔到全年7成,枯水期僅占3成,所以對目前水情,關心但不要擔心」。

「危機正在發生政府要有Guts蓋水庫」

  「口袋太小」,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吳瑞賢分析,水危機主因是水庫太少,就算積極清淤,也無法解決蓄水量不足的問題,「水庫是 30、40年前設計出來的庫容,到現在用水增加多少?」官方統計,全台水庫總容量為20.5億立方公尺,而水庫年供水約41億噸,平均需運轉2次,負擔沉重。

  南區水資源局主任劉俊杰也說,經濟部認為應該開發水庫,但環保署重視水土保育,「中間要怎麼拿捏平衡,即使是政府部門都很難,誰說了算?水資源的開發,水庫蓋不蓋?不蓋沒有水,水怎麼來?」

今年梅雨6月13日才來,至昨日曾文水庫蓄水量回升至25%、讓南部稍稍止渴,但北部的石門水庫僅增加7%水量,比照往年同期的水量都高達90%以上,水情依舊非常嚴峻。然而,接續的颱風季能否穩定降雨,難以預料;加上水庫淺碟、執政者不思開源的「佛系管理」,都將加深缺水危機。

  「我們都在等梅雨跟颱風,但台灣風險很大,因為你的口袋只夠過半年。政府要有guts(膽量)蓋水庫,要有肩膀,說要做這件事情」,吳瑞賢說。水資源危機正在發生,政府單位不能只是「拜神佛求降雨」,應勇於開發與管理,帶領全台度過「水耗竭」。

6月初,石門水庫附近的土地,乾旱到龜裂。林奐成攝
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吳瑞賢強調,台灣水危機主因是「口袋太小」,也就是水庫太少。林奐成攝
北區水資源局養護課長林弘毅說,石門水庫水位一度下降到224公尺,距離滿水位245公尺,差了21公尺的高度。林奐成攝
石門水庫的船夫手指遠方說,今年水位下降,以前的碼頭比現在高得多。林奐成攝
石門水庫乾涸,洩洪道的結構也露出水面。林奐成攝
南化水庫水位下降,連小島都露出水面。陳鼎仁攝

文/侯良儒、林奐成

「台灣會缺水,而且會越來越缺!」
專家示警,全球暖化引發的氣候變遷
讓台灣梅雨變得「晚又短」
同時,未來25年的颱風數量
將比過去減少40%
恐讓高度依賴梅雨、颱風的台灣
走向空前的缺水危機

閱讀全文
梅雨大遲到
6月水庫紛紛破底

  台灣年雨量高達2500公釐,是全球平均的2.6倍,許多民眾因而認為台灣並不缺水。但事實上,從降雨的「時間」來看,分布卻是極不平均,以北部來說,有七成的雨是下在5至10月的「豐水期」,南部更達九成之譜,所以一旦到了11至4月的「枯水期」,水情就要拉警報。

  也因此,往年多在5月的梅雨,對台灣供水有著「承先啟後」的戰略意義,肩負水庫走出枯水期的重任。不過,今年5月梅雨「遲到」,月均雨量落至史上第4低,連帶讓6月時,許多水庫的蓄水量,比2015年「大旱」還低;儘管6月中終於迎來梅雨,結果竟1週就結束,跌破不少「專家」眼鏡。

暖化效應驅使
梅雨下得晚又短

  師大地科系教授鄒治華指出,隨著全球暖化加劇,台灣的氣候開始往「夏季越長、冬季越短」變遷,梅雨也在冬季效應、東北季風雙雙減弱下,雨期從1個月縮至半個月,報到時間也延後到6月,影響最大的將是南部地區,「因為南部冬天已經不下雨了,如果梅雨也變少,就會變得更乾旱。」

  沒了梅雨,光靠颱風就能讓台灣不缺水嗎?答案恐怕讓人失望。鄒治華說,從「全球氣候模式」推估,未來25年侵台颱風的數量,將從過去每年約3~4個,減少40%至每年1~2個;且就單一颱風來看,結構與強度將往極端發展,「以後颱風的強度會變強,來一個就受不了!」

不只梅雨
颱風也將減少40%

  鄒治華表示,水庫需要的是持續、強度不大的降雨,未來颱風變少後,雖然強度變強,但帶來的都是水庫「留不住」、需洩洪的劇烈降雨。換言之,由於水庫的容量有限,颱風的「暴雨」根本無助儲水;因此,在颱風來訪「次數」降低後,水庫反而減少了連續存水的機會。

  「以後水土會更難保持,水庫也一定會更淤積,」鄒治華說,未來在一個比一個強的颱風侵襲下,高山多、河流短促的台灣,水庫裡恐將迎來更多的泥沙,「對存水(供應)來說不是好事,」她大膽預估:「台灣會缺水,並且會越來越缺,乾淨的水也會越來越少。」

文/侯良儒、林奐成、吳宜靜

如果把水庫比喻為「碗」
台灣的水庫現況就是碗「又少又淺」
學者指出
台灣水庫壽命多數已用50年以上
已進入中老年期,淤積無可避免
且幾乎不可逆
面對氣候變遷
政府該做得是「開源」
而非單靠管理來省水
「口袋要有錢(指水)才能省
台灣現在是連錢都沒有!」

閱讀全文
缺水已是現狀:
「水」絕對不夠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首要是認識問題。中央大學土木系教授吳瑞賢分析,目前台灣95座水庫的有效容量為20.5億噸,每年卻得供水41億噸,等同每座水庫1年至少得蓄滿2次;也就是說,只要半年沒下雨,供水就會出問題,「台灣風險很大的是,你的口袋(水庫)只夠過半年生活。」

  從生態的觀點,情況也不利台灣。師大環教所教授汪靜明指出,台灣位於太平洋季風帶,每年下得雨雖然多,但雨季與乾季的降雨卻極不平均,像南部地區乾季時的降雨,僅佔全年的1成,缺水風險相對高,「民眾應該要打破迷思,台灣的『水』,是絕對不夠的!」他說。

  「台灣幾個大水庫完工都五、六十年了,你想想這段時間台灣用水增加多少?」吳瑞賢指出,儘管近20年,有新竹寶山第2水庫、湖山水庫、士林攔河堰陸續完工,但總蓄水量僅增加0.9億噸,而2009年莫拉克颱風造成的「八八風災」,一次就帶來曾文水庫0.9億噸的淤積量,剛好抵消供給的增加。

淤積不可避免
清淤緩不濟急

  事實上,如果回到水庫剛蓋好時,其實95座水庫的「設計」總容量是28.9億噸,為什麼現在的「有效」容量只剩20.5億噸?汪靜明說,台灣高山多、地質年輕,大雨來襲容易有土石沖刷,導致幾十年來水庫累積了8.4億噸的淤積量。

  根據水利署資料,全台17座重要水庫中,淤積比超過20%的水庫就高達9座,南北兩大水庫「曾文」與「石門」,淤積比更高達37%與32%,讓台灣原本就有限的碗變得更「淺」。

  目前政府因應缺水,幾乎是傾全力清除水庫的污泥,但效果又是如何呢?水利署數據指出,2007至2006年10年間,政府一共清除0.9億噸的水庫污泥,僅占淤積量的10%,換句話說,就是1年只清出1%的淤積,除了靠水庫的旱季陸挖,各水庫花大把預算建造排淤隧道,但「清淤只是防止惡化,不可能解決問題。」

  「土石就是會掉下來!」汪靜明指出,在人為開發、天然災害裡,水庫淤積又以天然因素為主,尤其1999年921地震後,台灣地質遭再次鬆動,加速水庫的淤積量。他提醒,水庫是有年紀的,且年紀越大、淤積越嚴重,目前台灣水庫多是中老年,未來淤積與惡化速度只會越來越快。

重點在開源
多元導入地下水、回收水

  「當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管理是無法達到成效的。」無論清淤、節水或降低漏水率,政府都試圖以「管理」解決缺水;但吳瑞賢直言,台灣就是會「長時間不下雨」,而水庫的有效總容量又不足,「100塊管理完還是100塊,錢並不會增加,所以一定要做到『開源』。」

  講到開源要「蓋水庫」,在台灣又挑動了敏感的環保意識,反對聲浪大。學者認為建水庫確實是選項,但除了水庫外,包括地下水、河川水、再生水、農田水利設施、甚至水權交易,都該納入水資源的備用系統,不過目前這些水源的管理單位各自為政,難以統一事權、解決現況。

  吳瑞賢以地下水為例,民眾總以為用地下水,就會地層下陷,但事實上北部的地下水常多到滿出來,卻從未好好利用。若政府訂出安全水位,每兩三年使用一次,多少能紓解水庫的壓力,「沒下雨時,唯一不受影響的就是地下水,所以這塊是『保命』的水源,一定要好好管理!」

文/陳偉周

台灣進入「水耗竭時代」
專家學者痛心疾呼
「水價太低,導致人民浪費。」
我國水價是全世界第3低
僅次於非洲模里西斯、伊朗兩國
學者認為
我國水庫邁向「高齡水庫」
儲水量逐年遞減
省水觀念又不普遍
「水費應比照電費,用多少付多少
讓民眾與業者省水」、
「高耗能產業不適合台灣」。

閱讀全文

  台灣進入「水耗竭時代」,專家學者痛心疾呼:「水價太低,導致人民浪費。」我國水價是全世界第3低,僅次於非洲模里西斯、伊朗兩國。學者認為,我國水庫邁向「高齡水庫」,儲水量逐年遞減,省水觀念又不普遍,「水費應比照電費,用多少付多少,讓民眾與業者省水」、「高耗能產業不適合台灣」。

  「水費應比照電費!」台灣水庫邁向「高齡水庫」,儲水量逐年遞減,但水價依舊維持全球第3低,無法給廠商、民眾節水誘因。學者更指出,目前難以新增水庫的現實下,政府不該放任工業發展,砲轟政府無積極作為,「不節流沒資格跟天賭。」

不節約花3億元買水備用

  自來水公司統計,台灣年雨量平均可達2500毫米,屬於世界前10大,但台灣地區地狹人稠、山坡陡峭、雨勢集中,再加上河川短促,現有的水庫保存不了大量的雨水河水,竟成為全世界第19大缺水國。台水(台灣自來水公司)指出,今年上半年雨量匱乏,再加上梅雨遲來,截至5月,已花費3億元向北水處(臺北自來水事業處)買進1億噸的水量囤積,相較去年一整年,才買進1億6千萬噸,費用高達8億5千萬元,僅5個月就買了往年3分之2的水量。

台灣水價低僅次於伊朗、模里西斯

  「全世界幾乎所有的水價都比我們貴,這已經是common sense(常識)了。」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吳瑞賢攤開水利署最新數據指出:目前我國電費價差約近4倍,但水費價差才1倍多。

  根據自來水公司自行公布的資料,台灣水費均價,1度才9.24元,全世界第3便宜,僅次於伊朗、模里西斯,鄰近亞洲國家包含韓國及香港都比我們貴,日本還比我國高出3倍以上。

  目前全國水收費分4級收費,高低價差最低才1.52倍,全世界大部分高低價差都是3倍以上,必須調整水價,重新建置我國的水價系統。「水價應該所得稅一樣,使用越多單價越高。」吳瑞賢比喻說「停電還有行動電源可用,但水沒了就沒了!」每個家庭水電費價差,幾乎是10倍,導致民眾對便宜的水價習以為常。

水資源管理多頭馬車

  「不能用便宜的水費,給民眾低等的待遇,錢你要從水費裡面徵收,變成一個正向循環。」吳瑞賢建議從水費中累積基金,才能強化自來水公司的供水系統,水源要從農業區調度,或強化農業取水口,「這些都需要錢,現在自來水公司經營的苦哈哈。」

  吳瑞賢痛批,「目前水資管理簡直是多頭馬車。」問題在於農業、工業與民生用水,分屬於不同單位在管,跨部會的協調曠日費時;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教授汪靜明舉例說明,「林務局與國有財產局管理的山坡森林,沙土淤積進入水庫,清理又歸水庫管理,分屬在各政府單位,權責溝通上困難重重。」

「耗水產業不適合台灣」

  「耗水、耗能產業不適合台灣發展!」汪靜明直言,未來台灣缺水是必然的現象,而且越來越嚴重,他用生態學角度思考:「如果高污染耗水的工業不在台灣,缺水的情況比較沒那麼嚴峻。」

  汪靜明認為,現在的水庫興建,最後都供給工業用水,如果這些產業外移,對環境的緩衝可以得到調適,「高耗能工業不必要在台灣做,反而農田生態系對台灣來說是越來越重要。」汪建議未來應思考,耗能產業是否繼續留在台灣發展。

單位:新台幣/200立方公尺

文/陳宏銘

隱形水庫!
台灣南部枯水期常出現限水、缺水危機
新蓋水庫遙遙無期的情況下
屏東正進行一項地下水資源化的
「大潮州人工湖」水利計畫
這是東南亞地區目前最大的
人工補注地下水的計畫
讓蘊藏於地下的豐富水資源
能被永續活用。

閱讀全文

  多年來推動人工湖計畫的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工學院長丁澈士表示,台灣早年超抽地下水出現西南縣市地層下陷問題;「大潮州人工湖」也是抽取地下水,但前提是透過科學監控做好地下水補注、使用,永續涵養地下水層。人工湖計畫目前算試辦性質,若其功效如預期,相信能推廣到其它縣市來辦理,有效解決枯水期地方缺水問題。

300公頃人工湖
要把雨水留下來

  台灣溪流從高海拔到出海口僅幾十公里的高落差地理特性,雖然每年有豐沛降雨量,但颱風豪雨周期降下的雨,總是順著河道一瀉千里,一下就流進大海。丁澈士表示,人工湖計畫就是設法將這些豪雨期從高山匯流而下的水截取下來,在溪流中上游處就補注到地下水層,地下水層再透過地下水壓的推壓作用,補注到下游的地下水層,改善海邊地區超抽地下水可能造成的地層下陷問題。

  建於林邊溪中上游的「大潮州人工湖」,以300公頃為基地,分二階段規畫施工中。今年將完成經費約14億元的第一階段水利工程,包括取水閘門、彎道、沈澱、沈沙、調節池等水事結構體,占地50公頃。後續還有占地250公頃的地下水補注池、監控地下水層等相關工程。

借鏡低地國荷蘭
永續利用地下水

  《蘋果》採訪時只看到乾涸的水利設施,計畫主持人丁澈士解釋,「枯水期水都滲到地下,當然取水道沿途看不到地面水」,選在林邊溪出山口的中上游做人工湖,是利用溪流中上游礫石大且多,砂石孔隙大,地面水滲入地下速度快;人工湖的功能,不在蓄水,而是將水導入地下蓄存涵養,要時再抽取使用。

  留學荷蘭的丁澈士表示,借鏡治水百餘年的荷蘭,早有永續利用地下水資源的水利工程可做借鏡。但荷蘭的設施是設在萊茵河流經的下游平原區,不像台灣,得在中上游就要把水截取下來。目前「大潮州人工湖」頗獲國際注目,近年荷蘭、日本、印尼、越南等多國也來觀摩學習。

  不過,如何加速、或至少能維持地下水補注滲入地下水層的效率?是大潮州人工湖的成敗關鍵。丁澈士表示,從取水閘門攔砂石、利用離心力彎道取水,到3公頃沈澱池、19公頃沈沙池與13公頃調節池的設計,才接到地下水補注人工湖進水口等構想。

  他強調,每道工序都是想辦法攔下最大量的砂石、污泥,讓乾淨的地下水能迅速滲入地下水層,不會因污泥等因年久堵塞滲入水層的孔隙,影響滲水效能,讓地下水補注能永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