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新北
桃園
借鏡
載入中...

你知道你丟的回收物去哪嗎?

《蘋果》在台北、新北、桃園三地
在9個回收物裡裝置GPS追蹤器
發現在政府消極管理下
回收物不僅跨縣市流入農地工廠
有些甚至進入堪稱城市毒瘤的「五股垃圾山」

你認真做的回收
卻變成地下經濟的黑金
就讓我們一起循著GPS軌跡
檢視台灣的回收體系

台北
09/18 16:39

中山區四平公園

「你們今天有收這個嗎?」將一盒藏著GPS的紙容器,送上北市的回收車,我們展開長達4個月的調查。透過衛星定位,回收物流向現形,揭開回收體系黑幕。

北市回收為周一、五收「平面類」(含廢紙);二、四、六收「立體類」(含塑膠瓶與紙容器),隨車人員不會做分類。

09/18 17:58

八德路回收中繼站

各地清潔隊將紙容器和其他回收物,運來這裡集中,等待轉運。

09/18 19:33

北區回收物貯存場

當晚,清潔隊將回收物載往內湖的貯存場。裝著GPS的紙容器,就在這裡被卸下,置於「一般資源物」區域。

在這裡,回收物按照一般、紙類、廢玻璃等種類,分開存放。其中,一般類數量最多,混雜著塑膠瓶罐與紙餐具。

09/20 15:31

桃園沙崙農地

2天後,裝著GPS的紙容器,上了一輛清運大貨車,經高速公路,運到桃園一處位於農地、沒有掛牌的鐵皮回收場,不久失去訊號。

我們追查發現,該場址為未合法登記的地下回收場,且旁邊就是中油的大型儲油槽,若發生火災,後果不堪設想。

農委會資料也顯示該處為違法的「農地工廠」,但兩地環保局皆不知情。經《蘋果》告知後,桃園環保局三度前往稽查,發現該場違反區域計畫法、廢清法及建築法規,「最重可處30萬罰鍰,並要求限期移除」。

12/11 16:32

中山區四平公園

周二午後,我們重返伊通街的四平公園,將藏有GPS的塑膠瓶投放至北市回收車。

12/11 17:53

八德路清潔隊中繼站

傍晚,GPS隨著回收車抵達清潔隊中繼站。車上的麻布袋被集中,丟進更大的回收車中。

12/11 18:58

北區回收物貯存場

晚間近7點,小車換大車,這些瓶罐被大車運到內湖的北區回收物貯存場。場內瓶罐堆積成山,藏有GPS的塑膠瓶就在其中。

12/13 17:22

樹林廣匯環保

兩天後,有了動靜。下午四點GPS駛離內湖,沿高速公路一路往南。

五點二十分,GPS抵達新北市樹林區柑園街一段一處鐵皮工廠。

經查地點是「廣匯環保」,為今年度台北市公開招標得標的處理資收物廠商。

台北丟的回收物竟跑流入桃園農地 兩地環保局都不知情

循環經濟出漏洞!《蘋果》利用GPS追查,竟發現在台北市回收的廢棄紙容器,被運往桃園鄉間一處沒有招牌的鐵皮回收場,農委會資料也顯示該處為違法的「農地工廠」,但兩地環保局皆不知情。經《蘋果》告知後,桃園環保局三度前往稽查,發現該場址屬一般農業區農牧用地,卻堆置回收塑膠磚等物品,違反區域計畫法、廢清法及建築法規,「最重可處30萬罰鍰,並要求限期移除」。

北市環保局簡任技正楊維修坦承未掌握此事,「我們很難了解外縣市有哪一個這麼大的地方,違反環保法令」,但外縣市環保局若發現有汙染疑慮,自然會去查。他出示環保局的查核文件強調,北市會定期對承包業者與其下游廠商進行查核,但不可能「每天每一刻都抽查」。

五花八門回收物 露天棄置發惡臭

《蘋果》去年9月18日啟動追蹤計畫,帶著藏有GPS定位追蹤器的廢棄紙容器,前往第一個「放飛點」:北市中山區伊通街的四平公園。我們將紙容器交給清潔隊、開始追蹤流向,發現紙容器先後被運往八德路清潔隊中繼站、內湖的北區回收物貯存站,等待運往他處。

2天後,GPS的訊號亮起綠燈,隨著紙容器被一輛清運車載走,沿國道一號、64號快速道路、西濱快速道路一路南下,運到桃園沙崙鄉間一處農地上的鐵皮回收場。隨後GPS訊號消失,應是已跟廢紙容器壓磚後遭到破壞。

《蘋果》循GPS軌跡探訪該地,赫然發現該回收場沒有公司招牌,高達3公尺的鐵皮圍起,無法直接看到內部狀況;且大門深鎖、管制森嚴,只有當載著回收物的貨車到來時,才會開門放行。繞到回收場後方,才可看到上百個正方形的資收物「回收磚」堆疊成山,高度超過兩層樓且露天棄置,承受風吹雨淋。

走近圍籬,回收物散發的噁心酸臭味撲鼻而來,旁邊就是桃園後厝溪;再用相機鏡頭拉近仔細查看,回收磚的組成物種類龐雜,包括鋁製飲料罐、塑膠寶特瓶、紅白塑膠袋、紙容器,完全沒有分類就壓在一起,疑似業者在此初步處理後,再轉售其他大盤商。

台北市北區內湖中繼回收站,員工正在分類資收物。
台北市北區內湖中繼回收站,員工正在分類資收物。
台北市北區內湖中繼回收站,員工正在分類資收物。
台北市北區內湖中繼回收站,員工正在分類資收物。

場址鄰近儲油槽 有安全疑慮

緊鄰回收場一旁,赫然可見「嚴禁煙火」的立牌,以及數座巨大的中油儲油槽高高聳立。若回收場內的廢棄物不慎起火波及油庫,後果不堪設想,且附近就是桃園機場,發生火災將構成飛安危機。

由於緊鄰機場,無法透過空拍一窺全貌,我們只好透過Digital globe商用衛星圖資查詢,發現該處前年9月間還是空地,去年10月已堆放大量資收物。量測該場址面積超過7000平方公尺,而露天棄置回收物的面積,則超過1200平方公尺。此外,農委會在盤點全台農地時,更將此處標為紅色的違法使用農地。

附近農地種菜的陳先生(50歲)說,該處農地約3千坪大,地主長期將土地出租給業者蓋鐵皮工廠,一年租金僅10萬塊。他聽說有一次被人家偷埋化學物品,不清楚現在承租的廠商是誰。

陳先生說,附近有很多農地上的回收場,「大馬路那邊都是啊,那個塑膠的更厲害,常常發生火災,跟里長反映也沒有用,里長不會管這個。那個(農地工廠)蓋那麼多年了,以前都沒有管,現在要怎麼去管它」。

透過衛星空照圖,去年9月還是一片空地,今年10月該處已被堆滿回收物
台北市資收物流入桃園沙崙回收場,一旁不遠處就是中油沙崙油庫。
台北市資收物流入桃園沙崙回收場,一旁不遠處就是中油沙崙油庫。

投放GPS當時 北市承包業者來自屏東

《蘋果》前往北市環保局了解,資源循環管理科長周貝倫說,我們投放GPS的時間點,北市回收物的承包業者為屏東「昇葆環保」,為上一年度的廠商,雙方合約已在去年9月底結束。她說,昇葆事前沒有跟北市提報沙崙場址,「業者解釋,該處是回收物暫置的場址」。

周貝倫強調,原則上,如果雙方還在合約階段,而北市發現回收物棄置的場址不可法,那北市可以要求業者限期改善;若不改善,則市府可以終止契約。然而,由於昇葆與北市的合約已經走完,現在無法祭出「限期改善」或「解約」手段。

簡任技正楊維修則強調,環保不會有各縣市「空窗」的問題。他說,若該場址有非法棄置,「桃園如果認為這個地方很危險,自然會去查,依據公法上的環境法令,直接做處理,甚至勒令歇業」。

至於當地的主管機關,桃園環保局調查後表示,該違章工廠為「昇葆環保」所承租,廠商將購買的寶特瓶送到廠房壓磚後,再運回南部處理廠處理。《蘋果》截稿前2天,該局進一步告知,他們進場勘查發現,堆置回收磚的面積超過1000平方公尺卻未登記,已違反《廢清法》,要求業者限期移除。

北市環保局出示文件 強調定期查核回收場

此後,我們又投放2顆GPS於廢紙及廢塑膠瓶,結果發現,廢紙循著正常管道,進入另一家北市合法的資收場;至於廢塑,則進入新一年度承包北市回收物的業者「廣匯環保」的新北市樹林場址。周貝倫指出,業者投標時有檢附「廢棄物清除許可證」等文件,該局也曾查核廣匯及2家下游廠的場址,均符規定。

重新檢視北市回收制度,僅規定民眾須按照回收物的型態,分為「立體」、「平面」與「其他」3類,而非區分種類,民眾交付清潔隊後轉運集中,再委由外包業者細分類。

但回收業者私下抱怨,北市回收物品質差,混雜垃圾比例高,更含大量的玻璃碎片,後端處理人力成本很高,篩選可回收的資收物後,留下約2成都是不能回收的廢棄物,標到的業者還須處理大量的垃圾,消耗掉中間的利潤。《蘋果》調查後也發現,原本北市開出的公有回收物價格很高,業者處理意願低,資收物價格從每公斤要價1.5元掉到0.8元後,才勉強有業者出面承接。

對此,北市環保局周貝倫回應,已指示清潔隊員,不要再將民眾已經區分出來的廢玻璃,再混入一般回收物中,「我們有在評估,要不要單獨把玻璃分出來,但這也要考慮到收運端(清潔車)的空間」。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認為,北市的回收問題,民眾與清潔隊都有責任,「我們確實發現,有一些清潔隊,對於每天只能收什麼,他沒有按照SOP來執行;不該丟紙類的日子,民眾拿紙類出來丟,他也讓他照丟。所以我們去看他們的回收場,一般類裡面就會看到紙類,就是他們在收的時候,發生了問題。」

謝和霖指出,國內很多場址將回收物露天棄置,「很多縣市都沒有就環保設施的用地做好規劃。像回收這塊,你應該去規劃一塊土地,讓廠商來進駐,這樣回收處理比較可以減少運送距離,而不是讓他們自己去找土地。」因此,在回收成本越來越高的情況下,許多業者就會想到節省成本的偏方,例如找便宜的農地設廠,或是非法掩埋、亂倒等,也讓政府更難控管。

桃園沙崙回收廠在農地上拔地而起。
桃園沙崙回收廠在農地上拔地而起。
桃園沙崙附近,一處空地上堆滿太空包。
桃園沙崙附近,一處空地上堆滿太空包。
新北
12/6 16:27

三重新北大道一段

兩袋共安置3個裝有GPS的回收物,清潔人員親切地一手接收。

新北市回收方式,無分日期收項目。所有公告可回收物品,都能直接交由回收車上清潔人員,人員接過回收物,會在車上快速地做簡單分類。

12/6 18:14

五股中興路三段 清潔隊集中站

穿梭三重大小巷,收完家家戶戶的回收物,車輛最後在五股堤防邊的橋下清潔隊集中站停靠,卸下滿車的回收物。

12/7 11:30

五股垃圾山

隔天上午,塑膠罐的GPS訊號,竟來到有「都市毒瘤」之稱的五股垃圾山。

記者沿著垃圾山裡蜿蜒的小路,發現GPS訊號停留在一間不知名的塑膠回收工廠,而其廠址並未向新北環保局登記。

12/10 09:26

五股垃圾山

而廢紙在原處停留長達3天才有了動靜,12月10號早上離開集中站,運往垃圾山腳下一處招牌僅寫著「資源回收」的不知名紙類回收廠。

一小時後的10:38,紙餐盒內的GPS的訊號,也抵達同樣的紙類回收場,直到中午才斷線。

12/19 13:36

大豐環保處理廠

新北塑膠的GPS訊號於12月19日早上復活,展開161公里的長征。

訊號從西濱61快速道路轉國道3號一路南下,直奔彰化和美鎮,下午1時36分抵達「大豐環保科技」的處理廠。

來來來清潔隊、去去去垃圾山:GPS揭回收黑幕

黑幕揭密!《蘋果》將裝有GPS(衛星定位)的回收物,投入新北市清潔隊回收車,竟發現所有GPS訊號,都被送往有「城市毒瘤」之稱的五股垃圾山。《蘋果》前進該處,被大門深鎖的鐵皮工廠阻擋在外;求證新北環保局,官員態度消極,不願回應業者是否違法,僅表示其廠區沒超過1千平方公尺,依法不需登記列管。

拆解回收流向 《蘋果》啟動GPS追查

20年來,每當《少女的祈禱》音樂聲響起,清潔隊的垃圾車駛近街頭巷尾,一袋回收物、一袋垃圾、一袋廚餘,是每個民眾手上的標準配備。然而,清潔隊取走大家的回收物後,到底交給誰、流向何處?是回收場、再生處理廠,還是焚化爐、掩埋場?我們鮮少細究。

為解開國內回收體系謎團,《蘋果》在去年9月至12月間,於台北、新北、桃園三地,各在回收物裡放置GPS發射器,藉此追蹤後續流向。選擇的回收物,就是民眾最常交給清潔隊的塑膠罐、廢紙、紙容器等3類回收物。

有「城市毒瘤」之稱的五股垃圾山。
有「城市毒瘤」之稱的五股垃圾山。
隱身在五股垃圾山中的回收業廠。
隱身在五股垃圾山中的回收業廠。

在新北市方面,《蘋果》12月6日在三重區新北大道,將回收物交給新北市清潔隊後,隨即展開追蹤。GPS訊號顯示,回收物跟著垃圾車穿梭在三重的大街小巷後,約莫當天晚間6時許,被送至五股高架橋下、隸屬清潔隊的資源物集中站。

然而,在該處停留3天後,12/10當天,3個回收物竟通通被送到違章工廠林立的「五股垃圾山」,其中廢紙、紙容器的GPS訊號就此消失,塑膠罐則靜置在同一處多日未動。

9天的12/19,裝置在塑膠罐的GPS有了動靜。GPS軌跡顯示,塑膠罐當天上午被運出五股垃圾山,途經西濱快速道路一路南下,直達170多公里外的彰化「大豐環保」,經查是環保署認證的塑膠罐處理業者,完成瓶回收再製的循環軌跡。

回收物流入垃圾山

為追查回收物在垃圾山的所在地,《蘋果》記者沿著GPS軌跡,穿越重重的違章工廠與野狗群,追縱到五股垃圾山的2家工廠。其中,裝置在塑膠罐裡的GPS,來到垃圾山深處一座鐵門緊閉、外牆沒有任何公司名稱的鐵皮工廠,現場只見一座座高大的塑膠瓶磚,露天堆放置在空地上,現場環境堪慮,而廠區裡裡外外,更裝置超過10支監視器。

至於廢紙、紙容器的GPS,則是在垃圾山山腳下的一家廢紙回收場失去訊號。《蘋果》前往現場調查,發現該回收場只掛著「資源回收」四個大字的招牌,也不見公司名稱,而由於該處專做紙類回收業務,因此場區內堆滿了許多廢紙磚。

然而,《蘋果》查閱環保署資料庫,發現沒有任何一家合法回收業者的貯存廠址,是登記在五股垃圾山裡的路牌;再調閱該土地使用分區,皆是都市計畫區的「農業區」或「農牧用地」,顯示2家回收場的使用現況,與使用地目類別明顯不符。

為確認回收物合法流向,《蘋果》前往新北環保局求證。對於是否知情回收物流到垃圾山?官員先是表情驚訝,接著解釋「會再瞭解」、「可以去查」,在記者拿出調查拍攝的照片後,官員才說:「業者獲得我們(新北市府)標案的時候都要提供流向,如果真的有問題我們會處理。」

新北市清潔隊中繼回收站。
新北市清潔隊中繼回收站。
位於五股垃圾山的回收業者。
位於五股垃圾山的回收業者。

政府消極管理

新北市環保局循環科長蔣本芝解釋,新北市清潔隊收到回收物後,會進行粗分為10大類,再分區標售給民間的回收場,而業者購入回收物,會進行細部分類,再販售給中盤回收商,最後進入再生處理廠完成回收再利用。

蔣解釋:「我們的合約有提到,業者必須要妥善處理,如果沒有照提報給我們的路線走,查證屬實後,就跟他終止合約。」不過,有關垃圾山的回收業者是否合法?她僅說「會去查證」,在旁陪同的環保局發言人孫忠偉,眼見官員招架不住《蘋果》提問,隨即打斷採訪、出手擋駕。

孫忠偉表示,就環保局的權責,先要確認「場地大小有沒有達到要申請登記的面積」,因為根據《回收處理業管理辦法》,業者廠址面積一旦超過1000平方公尺,就要向地方環保局登記;至於業者在農地建廠的問題,由於牽涉到都市規劃與地政法令,則推給屬於另一個局處「城鄉發展局」的權責。

規避面積規範 一塊地稱兩公司用

在《蘋果》提出明確的GPS動線圖、超過上千平方公尺的回收廠現場照片後,新北市環保局才去稽查在垃圾山營業長達15年的塑膠回收廠。

然而,依衛星圖資計算,該廠面積近1800平方公尺,但新北環保局卻宣稱現場有2家回收業者使用,在一分為二後,一家業者「扣掉」270平方公尺非法定回收物的堆放面積後,使用面積只剩下934平方公尺,沒有達到得向環保局申報登記的標準。

至於另一家業者,在扣掉上述934平方公尺後,使用面積等於只剩800~900平方公尺,同樣沒有超過須登記的面積標準,環保局因此宣稱業者未違反《回收處理業管理辦法》,只是後續要求業者,如果現場是兩家不同的回收場,則要設立圍欄區隔。

環保局上月28日發動第二度稽查,清查三重的紙類(含廢紙與紙容器)回收物得標業者「統立公司」、塑膠瓶罐得標業者「晟宏公司」,在當初繳交給環保局的流向資訊中,都沒有提報會將回收物送至五股垃圾山,未來會要求業者限期改善,否則將解除契約。

回收廠的員工正在分類資收物。
回收廠的員工正在分類資收物。

教授批:根本問題在環保署!

「根本的問題在環保署!」淡江水資源與環工系教授高思懷分析,近年環保署不斷想衝高台灣的「回收率」,卻未思考許多回收物,根本沒有對應的去化管道,「都是在重視數字,沒有從『質』去提升,連後端沒有出路都不管,」導致負責執行的各地環保局,為了去化大量的回收物傷透腦筋,進而衍生後續問題。

「環保署一個命令,地方政府一定得配合,」高思懷直言,從地方環保局的角度,如果嚴格把關投標的民間業者,那麼可能有許多回收物都標不出去,「因為沒有這麼多業者是真正100%合法,這個行業(環保)多少都有一點瑕疵。」

他建議,環保署不能只是在「衝數字」,應該要反思台灣「真的需要這麼高的回收率嗎?」對於部分沒有回收價值的東西根本沒有去處,而這些「一定要回收嗎?」以塑膠來講,目前只有寶特瓶有較好的回收價格,也因業者願意收去再製,但像PVC(聚氯乙烯)、PS(聚乙烯)、PLA(生質塑膠)製品,在回收市場都是相對沒價值、乏人問津的塑膠。

此外,在回收物變賣的標案制度上,高思懷認為,像新北市、台北市這種大型都會區,應該要排除掉小型的回收業者,「你要有一定規模的車輛、機具、廠房才能做,不能都在閃避標準(面積1000平方公尺),」同時為避免業者惡性競爭、劣幣逐良幣,建議採行「最有利標」、而非價格標。

桃園
12/06 14:30

龜山幸福一街

我們前進桃園,將3顆GPS裝置,分別藏在紙餐盒、紙類及塑膠容器內,交給龜山清潔隊的回收車。

清潔隊拿到回收物後並未細分,不分種類全數塞進車內。

12/06 15:14

清潔隊 回收集中站

GPS一上車就往深山跑,最後竟抵達一座位於水尾公墓對面、霧氣繚繞的回收場。

場內環境髒亂,大片面積沒有屋頂覆蓋,許多資收物風吹雨淋。甚至部分鐵皮屋頂也有破損。

回收物並未細分,紙箱、塑膠袋與其他固體廢棄物混在一起,堆成小山。

12/06 19:41

樹林廣匯環保

當晚,GPS又動了,三種回收物一起移動,最後抵達位於新北樹林的業者「廣匯環保」。桃園市環保局表示,廣匯是桃園市細分類廠商「享運環保」,旗下的協力廠商。

塑膠隔天一早就被轉送到一旁的田尾街上合法回收業者「三九企業」處理壓磚。而紙容器GPS的訊號則在廣匯丟失。

12/7 09:30

桃園八德 大興路資收集散地

至於桃園3顆GPS中,唯一「存活」的紙類,則在12月7日上午離開新北市樹林廣匯資收場後,又被運往桃園八德的大興路資源回收集散地停留5天,直到12月11日。

12/11 09:56

榮成紙廠南崁廠

12月11日一早8點40分左右,GPS訊後再度起度,從桃園大興路資收集散地出發,1個多小時後,到達榮成紙廠南崁廠。

12/12 10:28

榮成紙廠彰化二林廠

12月12日,GPS訊號展開一段將近200公里的長征。從桃園南崁一路往南,到達同樣是榮成紙廠的彰化二林廠房。不久,訊號中斷,應是已成為再生紙的原料。

這段神奇路途,反映出資源回收的完整流程,由民眾丟棄的廢紙被回收業者整理後轉賣,最後被運到紙廠處理,製成再生紙販賣回消費者手中,紙類資源最後獲得循環。

桃園獨步全台回收細分類 卻遭廠商圍剿「官商勾結」

桃園市擁有211萬人口,每日產生約110公噸的資收物,統一交由桃園平鎮的資收廠「享運」進行分類;《蘋果》透過GPS追蹤調查發現,回收物竟跨縣市流入新北市,桃園市環保局解釋,「屬於協力廠商,一切合法。」而桃園這項獨步全台的資收制度,透過民間廠商BOO(建設Build、營運Own、擁有Operate)的模式,卻遭多家回收廠商圍剿:「黑幕重重、官商勾結!」

「紙類跟塑膠都放一起嗎?」、「沒關係你都放一起就好!」桃園市清潔隊員巡迴大街小巷,收取民眾的資源回收物,《蘋果》記者實際前往龜山地區,發現無論紙類、塑膠等類別,只要是資收物,都能放在一袋交給清潔隊。2018年12月6日下午2時許,記者將裝著GPS發射器的紙容器、廢紙、塑膠罐等3類回收物,在桃園龜山區幸福一路上,遞給桃園市清潔隊員。

桃園龜山清潔隊轉運站,竟坐落墳墓堆中。
桃園龜山清潔隊轉運站,竟坐落墳墓堆中。

清潔隊轉運站隱身公墓

《蘋果》一路追蹤GPS訊號,跟著資收車穿梭桃園大街小巷,最後滿載資收物的回收車,從大馬路拐進一條山路,通過羊腸小徑後映入眼簾的竟是「桃園龜山第三公墓」,隱身墓碑堆裡的清潔隊轉運站,「框郎、框郎」資收物在這全部卸下。

該資收站掛著招牌:「龜山鄉清潔隊轉運站」,內部停著幾輛桃園市環保局的車輛,露天簡陋的分類廠區,隱約看到堆疊的床墊、五顏六色的玻璃罐堆積成山;一輛怪手正夾起垃圾,放進大貨車的車斗上。此時,公墓的山區颳起一陣迷霧,如同我們內心的疑問:「民眾丟的回收物,為什麼會進來這種地方?」

《蘋果》追查 桃園資收物流向新北

當天晚上7時許,GPS訊號有了動靜,3樣回收物一起移動,竟沿著萬壽路跨縣市轉到新北市,最後抵達位於樹林地區的資收場「廣匯環保」。

其中裝載GPS的塑膠罐,隔天一早就被轉送到附近,一家位於樹林田尾街的合法回收業者「三九企業」,由於業者將散裝的塑膠罐壓磚處理,因此GPS訊號也消逝。至於裝載紙容器的GPS訊號,則在廣匯環保的廠區內消失。

唯一「存活」、放置廢紙的GPS發射器,則在5天後,展開一段近200公里的長征。這顆GPS先被運往榮成紙廠的南崁廠;隔天,GPS訊號再度移動,一路經由國道南下,最後抵達彰化的榮成紙業二林廠。

只是不久後訊號中斷,推測已成為再生紙的原料。該軌跡完整呈現廢紙類,從回收至處理廠成為再生料,順利進入循環經濟的一環。

桃園擁有全台唯一的細分類廠。
桃園擁有全台唯一的細分類廠。

細分類廠金雞母 替桃市年賺5千萬

為何桃園的資收物會如此流動?《蘋果》前往桃園環保局求證,該局簡任技正呂明錡解釋:「我們跟高鐵一樣,採取民有民享的BOO標案!」關於桃園資源回收體系,採用全國唯一的BOO( Build-Own-Operate)制度,由民間投資興建細分類廠,收取全市回收物,分類後直接送往處理廠,桃市府再向廠商收取權利金。

「省下1億2千萬的清潔隊員的人力成本,每年有5千萬元權利金繳入市庫!」呂明錡自豪說BOO細分類廠運行至今10年,享運每天可處理全桃園市110公噸的資收物。目前桃市府與廠商「享運」特許期為6年,簽約至2021年,屆時經評估會決定是否續約。

桃園一間資收廠員工,正在分類回收物。
桃園一間資收廠員工,正在分類回收物。

遭質疑圖利廠商 桃市府:劣幣驅逐良幣

《蘋果》依據GPS軌跡詢問:「怎麼會有資收物,從桃園跨縣市跑到新北市的廠商處理?」呂明錡才澄清,「合約上有說明,廠商可因應緊急狀況,找協力廠商協助處理資收物,廣匯就是其中一家。」至於公墓上的回收場,呂解釋,那是龜山清潔中隊的轉運站。

「桃園BOO案,並沒有公開招商,是否有圖利廠商之嫌?」呂明錡說:「我們是促進民間參與公共設施法案,只要健康競爭都鼓勵,我們不贊成劣幣驅逐良幣。我們一直鼓勵業者,盡量合法化;以目前細分類廠的規範,不是一般傳統的回收業,可以來投的!」

《蘋果》走訪多家回收業者,他們私下抱怨,認為桃園BOO制度,是獨厚一間廠商做回收「很不合理」,業者私底下抱怨:「桃園資收以前分南、北兩區標案,為何北區倒閉之後,就全部給一家廠商,過程都沒公開招標,規定都是環保局自己在講!」

小狗是資收廠內的管理員。
小狗是資收廠內的管理員。

「很多東西都是潛規則,大家不要犯大忌諱。」一名資歷30年的業者,對我們吐露心聲說:「我們回收業沒人注意,媒體也覺得沒什麼,所以政治力才會介入,某些縣市都是黑道跟官商勾結,大家去政風室檢舉,我也檢舉過別人,現在的風氣才稍微改善。」

桃園市環保局統計,全桃園登記資收廠商有91家,一般傳統從事「阿摸酒矸」的回收業者竟高達400家,資收業屬於勞力密集的靜脈產業,政府盡力輔導這些廠商走向合法化,取得證照,對於永續經營才有幫助。

冬天的斜陽,照耀在回收廠內塑膠磚砌成的高牆,一旁的鐵皮屋,走出一名揹著書包的小女孩,凝視著我們的鏡頭說:「為什麼要拍我的家?」兩、三隻黑狗,穿梭在挖土機鏟垃圾的隙縫間玩耍,「喀拉、喀啦」作響,十幾名員工在輸送帶上進行分類作業。

一名回收業者林先生抱怨:「回收業越來越難做,資收物雜亂價格又低,利潤很少,需到處去各縣市標案,但沒辦法,廠已經開下去,員工五、六十人,總不能讓他們沒飯吃吧。」一路咬牙苦撐,被視為社會底層、撿垃圾維生的骯髒產業,他們這樣的小人物,卻扮演著民間循環經濟重要的媒介。

塑膠磚堆積在廠內待價而估。
塑膠磚堆積在廠內待價而估。

全台合法及非法回收廠分佈

歐美民眾丟垃圾竟要付錢 日本回收分類超「龜毛」

《蘋果》耗費3個月用GPS追查,揭發回收體系亂象,但跟台灣相比,國外的回收做得如何?國外環團指出,其實在英美等先進國家,民眾也未將回收物「細分類」,而是全部混雜在一起丟棄,交給後端的回收業者分類。不過,日本則是在源頭,就要求民眾將回收物細分類,堪稱資源回收的「模範生」。

日本:在民眾端就將回收分5類

日本分類回收物跟民族性一樣謹慎,是玩真的。「日本分類做得很清楚,每天都要丟不一樣的回收物」,長期定居於日本東京的姚小姐說,因為日本的回收項目,非常地多而且複雜,通常家戶搬到此地後,會先收到一張「每日應回收物」的表貼在家裡,以防忘記。

分類表裡有日、中、韓、英4語版本,以因應大量的中國與韓國移民,並將家戶的一般回收物分成5大類,包括玻璃瓶、鐵鋁罐、塑膠容器(每周一丟棄),以及紙類、寶特瓶(每周四丟棄)。

日本對資源回收分類的嚴謹與「龜毛」,更可以從玻璃的細分類看出。對於玻璃瓶回收量較大的餐廳,在做玻璃回收的時候,都需要區分出不同顏色的玻璃,例如:透明玻璃放一籃子,綠色和棕色玻璃瓶則另外放,可以讓後端的回收更簡單快速。

姚小姐表示:「資源回收物丟的時間要早上8點前,其實有點不方便,錯過回收時間,就要堆到下次才能處理,但是日本的分類真的很強!」由此可見,日本的資源回收,是在民眾端就開始細分類,這樣有助於減少後端處理的人力與時間成本,並增加回收物的價格,堪稱是資源回收的模範國。

美國:回收不細分 各類瓶罐一起丟

日本家戶回收物分成5大類,包括玻璃瓶、鐵鋁罐、塑膠容器(每周一丟棄),以及紙類、寶特瓶(每周四丟棄)
日本家戶回收物分成5大類,包括玻璃瓶、鐵鋁罐、塑膠容器(每周一丟棄),以及紙類、寶特瓶(每周四丟棄)
日本將家戶的一般回收物分成5大類,並製作4語版本教導民眾。讀者提供
日本將家戶的一般回收物分成5大類,並製作4語版本教導民眾。讀者提供

美國明尼蘇達州的「尤瑞卡回收」(Eureka Recycling)是一個環保團體兼非營利回收業者,提倡回收再利用及垃圾減量。其政策與研究部門副總裁唐諾維奇(Alex Danovitch)接受《蘋果》訪問時解釋,美國民眾將家中廢棄物分成不可回收的垃圾、廚餘、回收等3類,分別丟棄在大型滾輪車內,清潔車每周會來清運一次。

而對於各種資源回收物,美國採取的是「不細分類」的方式,也就是家戶把所有回收物混在一起丟棄。唐諾維奇說:「這些未分類的塑膠瓶、鐵鋁罐與紙類,由承包回收的業者載走,到了回收場後再進行分類,變賣給下游的處理廠商。」

而在人口逾800萬的英國首都倫敦,一般家戶同樣把廢棄物,分為垃圾、回收與廚餘3類,且回收物也沒有細分類。所有回收物,由一家環保業者統包,清運至場址後,再將各式瓶罐細分類。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6年,英國家戶廢棄物的回收率,達到44.6%。

唐諾維奇認為:「台灣回收做得比較好,因為分類較細。美國回收物全部混在一起,讓回收公司在清運時可以省去成本,卻很容易造成回收物的髒汙。有些地方,回收物無法回收的髒污率高達25%,應該開始在民眾端就做更細的分類,這樣對環境較好。」

與台灣大不同 歐美民眾「付錢」給清運業者

美國跟台灣差異最大的一點是,民眾須付費做回收。在台灣,民眾丟棄回收物甚至可以換錢,但美國民眾每月平均為回收、垃圾及廚餘,需要支付15至25美金(台幣460至760元)的清運費。

而在德國,一個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小鎮「衛恩施特拉瑟地區諾伊施塔特」(Neustadt an der Weinstrasse),竟以善於做回收而闖出名號,家戶垃圾回收率達到全國最高的70%。

原來,當地政府為鼓勵民眾回收,祭出「丟垃圾收費、丟資收物免費」的措施。民眾每丟棄60公升的不可回收垃圾,需支付6.6歐元(約233台幣)清運費;而且丟的垃圾越少,收費越便宜。另一方面,民眾丟棄回收物,則不需花費一毛錢。

在美國,多數家戶將家中廢棄物分為3類,包括一般垃圾,回收物及廚餘,丟棄在大滾桶中等待清運。圖為西雅圖住宅區。唐諾維奇提供
在美國,多數家戶將家中廢棄物分為3類,包括一般垃圾,回收物及廚餘,丟棄在大滾桶中等待清運。圖為西雅圖住宅區。唐諾維奇提供
美國民眾會將所有回收物丟棄在滾桶中,不會細分類。圖為西雅圖住宅區。唐諾維奇提供
美國民眾會將所有回收物丟棄在滾桶中,不會細分類。圖為西雅圖住宅區。唐諾維奇提供
【專題製作名單】
新調查中心、數位視覺中心

【蘋果日報調查報導】